栏目导航
第一章天刑来访(2/25)
浏览:104 发布日期:2020-05-29
爱娜离开很久。我都坐在深秋的树林中,惘然若失。我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生活原来如此的残缺,一个黑衣服的魔法师的出现,然后消失,枉若带走了我大部分的灵魂。总仿佛看见她银色的头发,在月光下闪闪发亮,而如今,已经曲终人散,连每个黄昏都弥漫着若有若无的忧伤。在云雾山林的秋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丝孤独的、略带躁动不安的我遇见了褐色头发的埃嘉莎·伊。在一个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的傍晚,我象往常一样和阿力克走进酒吧。“嗨,天藏,今天天气不错,云雾山林的晚霞可真美啊。”坐在吧台边的商人杨对我举了一下手中的酒杯。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天藏,阿力克越来越神气了。”临近门口的两位流浪骑士笑着说道。如同往常一样,作为这个小小的领地的主人,住宿者和旅客对我十分尊敬。“他是谁?怎么大家都和他打招呼?”“哦,他啊,他就是这个山林的主人,天藏。”我无意间听见了这样的话语,当我转头过去看时,酒吧的一张桌旁坐着一个旅行者打扮的女孩和一个衣着华丽的骑士,引人注目的是这个骑士的盔甲异常的精致,银色盔甲上有着精细的圣徽和形状同狮子一样特殊的家族标志,很显然是一个显赫的骑士家族,而且盔甲边上挂满了装饰用的金穗,里面贴身兰色的软甲居然是非常稀有的紫龙鳞甲,在酒吧的灯光下发出柔和的光芒。金穗骑士看见我的目光,友好的对我点了点头,我数年前和伙伴们叛乱的隐秘生涯中,最多的就是反抗这种子弟的家族,所以当然不会喜欢这个显赫子弟,也出于礼貌,笑了一笑。路过他们的桌旁,那个女孩子毫不躲闪的用目光上下打量着我,我看见赫色的头发下那双乌黑的眼睛,还有鲜贝一样的双唇,她的皮肤象蜂蜜一样细腻。接连数周,傍晚回来,都看到这个女孩子和她的金穗骑士,出于对她的金穗骑士的好感的极度有限,所以就连同她一起排斥了。直到有一天,我和阿力克走进酒吧,这个赫色头发的女孩子站在我们面前。“你是天藏,这里的主人?”“是啊。”我越过她的肩膀,发现酒吧中人很少,她的金穗骑士也没有踪影。“今天人很少,你有空吗?我请你喝一杯,可以吗?”“好啊,当然可以。”“我是来自南方的埃嘉莎·伊,我很喜欢这里,你这里好漂亮啊。”“呵呵,我知道你是谁,这里女孩子不多,而且漂亮女孩子更少。”“那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太理睬我?”我听完险些一口茶吐出来。“哦……我看你一直好象都比较忙。”…………这个晚上,我们开始的时候喝茶,后来喝米罗酒,然后喝烧酒。又过了两个星期,云雾山林的冬天已经开始装饰周围的群山的时候,赫色头发的埃嘉莎·伊和她的金穗骑士离去了。我的世界变成一片洁白。冬天的云雾山林再没有旅客了,连过路的商人也变的比较稀少,大雪连续落了半个月,所有的路都堆满了数尺厚的积雪,由于客人比较少,早在大雪封山之前,我就让给我帮忙的炎舞和君宁去了东南方海兰色的爱琴郡,采购明年开春以后会用的各种烧酒和物品,估计他们回来也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所以,我和阿力克坐在温暖的壁炉前等待冬天的离去,困乏的双眼在火热的炉火前失神的凝望着,这时,清晰的听见了敲门的声音。阿力克吠叫着从楼上冲了下去,相信它是非常兴奋,谁会这时候来拜访我呢。当我将门打开,看见站在雪地中的埃嘉莎·伊,她冻的小脸通红,双手蜷缩在胸前,曾经飘逸的赫色头发沾满雪花,一双深绿色的鹿皮小靴子上结了厚厚的冰。她牙齿在不停的打颤,说不出一句话。我的心瞬间疼极了,我鬼使神差的把她几乎抱着进了屋子。在壁炉前,我给这个赫色头发的埃嘉莎·伊细心的揉着冻僵的双脚,她披着厚厚的鹿皮毯子,一言不发的拿着我的烧酒不停的在往嘴里倒。她赫色的头发半遮住秀丽的面庞,当脸上再次出现红润的颜色,披在身上的毯子滑落下来,露出了里面黑色的罩衣,因为外衣全部都湿了,她全身仅穿了一层黑色的罩衣,她一句话不说,火光、水珠一样晶莹的眼睛和雪白的肌肤,如同一柄大锤一样直接命中我的心房,我血脉崩张,呼吸困难,如果她那一刻没有说话,我一定会窒息在她的美丽中。她说了,说出了天阑般的乐章:可怜的埃嘉莎想要借你的怀抱。这一刻起,我的心中涌动的情欲如黑夜中的蝙蝠,张开了遮天蔽日的翅膀。随后的几个星期,我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彷徨,我在清醒和睡梦之间极力的徒劳分辨着,我在珍珠一样光滑柔顺的梦里游荡,我在贝壳和贝壳之间畅想,我在幸福和恐惧中癫狂。我的手无法离开瞬间的温暖,我的眼睛迷恋在微笑、羞涩和阳光之中,我的呼吸无法离开刚刚熟悉的芬芳,而这一切,都是来自甜美的可以融化我的赫色头发的埃嘉莎。当云雾山林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赫色头发的埃嘉莎告诉我她要回家了,她说她住在南方的福陵兰城堡,然后她小心的问我会去看她吗?这个精灵一样的赫色头发的埃嘉莎几乎在一瞬间充满了我空虚的生命,然后又问我,我会去看她吗?我该如何回答她,是否该拥抱她,直到她象云雾山林的积雪一样被融化?当炎舞和君宁从东南方海兰色的爱琴郡回来以后,我送赫色头发的埃嘉莎离开了云雾山林。整个云雾山林仿佛一刹那完全失去了对我的吸引力,我突然感觉自己如同一个旅客,一切时间和眼前的人们都仿佛是暂时的过渡阶段新闻资讯,连喝在口中的水都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我可能快要疯了新闻资讯,我感觉快要疯了新闻资讯,我已经没有办法象从前一样一个人平静的生活了,我甚至无法入睡,每一分钟脑袋中都象有几百个全副武装的匪徒在互相撕杀,一会儿塔瓦尔人杀死了布弋兰人,一会儿布弋兰人杀死了塔瓦尔人,一会儿杜德斯人在围着篝火跳舞,天啦,我的脑袋里面乱极了,更过分的是居然有一次是所有的塔瓦尔人、布弋兰人、杜德斯人和各种各样的族人整齐划一的举起手中的弯刀不停的嘶叫:我要拥抱,我们要拥抱!我真的要疯了!单身生活刚刚经过一个星期的煎熬,我就彻底的屈服于脑袋中的拥抱党徒,我请路过的信使带信去南方的福陵兰城堡,我在信中告诉赫色头发的埃嘉莎,我即将来看她,也很想见她的家人。发出信笺两天后,我留下了阿力克在云雾山林,只身向南,去寻找南方的福陵兰城堡。我仅穿着随身的土黄色的便衣,带着血魔刀,便骑着坐骑上路了,经过四天多日夜兼程的跋涉,我来到了一个城镇,当我询问过路的旅客哪里是福陵兰城堡的时候,旅客告诉我,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个福陵兰城堡,因为福陵兰郡内有十几个福陵兰城堡,最近的离这里有两天的路途,而且那个城堡就是福陵兰郡的关卡,进福陵兰郡必然要经过的地方。我问清了去的城堡的路线,便马不停蹄的出发了。当我从远处看到福陵兰城堡的时候,我一路风尘,全身除了汗迹就是灰尘,我来到了城堡前,这时候还是早晨,城堡的吊桥已经落下,但是行人稀少,我在城堡前犹豫了片刻,正准备策马进去的时候,突然城堡上面一声嘹亮的号角声,紧接着随着由远而近的杂乱的马蹄声,从城堡中冲出两排盔甲鲜明的骑士,数量至少有二十多名,将我左右围在中间,我大惊失色,右手握住了随身的血魔刀。“古拉齐·埃嘉莎·伊公主殿下驾到。”从城堡中又飞驰而出五匹骏马,首当其冲的正是我魂牵梦绕的赫色头发的埃嘉莎,她的身后跟随者四名骑士。赫色头发的埃嘉莎更加漂亮和鲜艳了,头发象一团火焰在朝霞中熊熊燃烧,她的身上穿着墨绿色的蟠龙战袍,一匹雪白的狮子啸天驹神俊非常。秀丽的面容和水晶一样的亮丽的眼睛几乎让人眩昏。“嘿,天藏。”赫色头发的埃嘉莎驱动着坐骑兴高采烈的围着我转了一圈,然后亲热的驱马靠近过来,“你真的来啦,人家等了好久了呢……”我心中暗叫不好,她父亲是个郡主,天啦,怎么会碰上个郡主的女儿。随后的时间对我来说超级的漫长,在整个城堡中,无时无刻的都有亲兵和骑士,我根本没有单独和埃嘉莎相处的机会,我非常不习惯这种贵族式的城堡,我几乎把它当成了一座石头监狱。同时,我对礼仪的反感使我如同未开化的土人,而且福陵兰郡的方言使我感觉身处异邦,唯一庆幸的是,暂时不用见到福陵兰郡的郡主,因为他和他的夫人都不在这个城堡,他们住在离这里五天路程的福陵兰郡的首府斯普林霍尔,那里有福陵兰郡最大的城堡:银龙城堡。赫色头发的埃嘉莎已经派出了骑士,告诉银龙城堡的郡主夫妇,我的到来,我不知道她怎么向她的父母描述的我,我感到非常的不安,同时更多的是各种各样的担心。但是一切因为一件突发性的事件改变了,在我来到城堡的第三天早晨,城堡中出现了骚动,原来城堡附近出现了数千名尸面族人,而城堡的骑士仅仅只有数百名。我自然请缨上阵,要了二十名骑士,在城堡前摆下阵势,一个上午留下了数百具尸面族人的尸体,第二天,尸面族人撤退了。此战居然被埃嘉莎经过夸张的描述,转告了福陵兰郡主夫人,也就是埃嘉莎的母亲。拜见完福陵兰郡主夫人第二天就派我到了福陵兰郡的西面重镇特兰克福,协助福陵兰郡主清剿附近强悍的叛乱分子。福陵兰郡主见我并没有多说什么,他是一个身材魁梧,面孔黝黑的男人,如果不仔细分辨他脸上岁月的痕迹和刀锋一样的眼睛,甚至会被他有些蹒跚的脚步所迷惑,我知道他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武士之一,虽然他现在沉默寡言,我相信他能洞察秋毫,而且面临危险的时候,他会用粉碎性的力量将对手击倒。在上次战役中和我一起迎战尸面族人的二十名骑士是埃嘉莎的亲兵,所以一直跟随在我左右,而当我到达重镇特兰克福以后,福陵兰郡主也没有对我做任何任命,只是叫我参加即将开始的清剿行动。所以,这跟随我的二十名骑士就是我全部的队伍。清剿行动之前,我叫部下收集来了叛乱分子驻地附近的地图,并且也从侧面了解到福陵兰郡主准备攻击的大致路线和方向。叛乱分子人数不多,福陵兰郡主方面有十倍以上的绝对优势兵力,而且叛乱分子所占据的地形毫无优势而言,所以可以断言,此战将是以压倒性优势狂胜,我认为此战无非是要杀一儆百,抓住叛乱头目才是制定攻击策略的重中之重。在福陵兰郡主准备清剿叛乱分子之前,虽然自己有了很多想法,也有了详细的计划,但是却认为没有什么必要去毛遂自荐,也许福陵兰郡主手下强手如林,所以决定自己到叛乱分子溃逃必经之路去埋伏,如果福陵兰郡主百密一疏,我也可以做个善后工作,决心要辅助福陵兰郡主清剿叛乱分子。想想可笑, 王中王心水冰坛资料精选自己以前也就是个叛乱分子, 香港赛马会精选资料大全如今却……为虎作伥, 香港挂挂牌精选资料我甚至疑惑自己变化为什么如此之快, 白小姐精选一肖一码难道真的被我不愿意承认的情欲遮蔽了双眼?在凝视过她玲珑有致的侧影以后,在聆听过她的轻声细语以后,我还有什么不能忘记和放弃?我只想牵住她的手,看她对我象春天的花朵一样盛开。在清剿全面展开以后,我和我的二十个部下离开了福陵兰郡主的大部队,直接埋伏在一条名叫翠绿溪谷的山谷中。叛乱分子的驻地位于一个山区中央,而这个山区的东面是重镇特兰克福,叛乱分子如果溃逃,肯定不会选择这个方向,否则是以卵击石。而山区的西面和北面是这次清剿大军进攻的方向,所以这两个方向一般来说也会象铁桶一样牢不可破。而山区的南面是人迹罕致的沼泽,终年弥漫毒雾,从来没有人能从里面生还。所以,如果叛乱分子逃蹿,只有选择西北,东北两个方向,而东北方向是往福陵兰郡主的领地深处而去,所以推测,虽然西北是重兵交界地带,最后叛乱分子很可能会孤注一掷,而选择强行突破西北方向。西北方向有一个名叫灵水的村庄,经过村庄以后,有两条路,一条经过翠绿溪谷通向比利卡亚平原,一条经过边卡通向邻国。于是,我决定埋伏在翠绿溪谷,如果真的有叛乱分子能冲破重重包围而到达这里,那也将是强弩之末而已。由于叛乱分子的英勇抵抗,战斗比预期的时间要漫长,在经历了一次月圆以后,我派出去的探子来报,叛军驻地已经被攻陷,但是匪首以及少数亲信党羽逃出了福陵兰郡主大军的封锁,下落不明。第二天,翠绿溪谷的薄雾还未散尽,从靠近灵水村的溪谷入口附近惊飞起成群的雀鸟,立刻哨兵来报,发现数十名骑士靠近翠绿溪谷,怀疑是溃逃的叛军。我立刻命令副队长率领六名骑兵埋伏在一个狭长地段两旁的树林中,准备切断对方后路,并且在高处布置下了六名弓手,叫他们听我号令就乱箭齐发。最后,我带领八名骑兵埋伏在翠绿溪谷的要道上,准备正面阻挡叛军的去路。不久,随着一阵水花乱溅的马蹄声,一队逃亡的骑兵出现在我的视野中,为首的面孔黝黑,骑着一匹乌黑发亮的坐骑,身上的铠甲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浑身沾满了黑色的血迹,一头乱发用一根暗色的束带捆扎着,比较奇特的是,右手上的武器是一柄巨大的铁锤。后面众人看起来也都十分疲惫,而且衣裳褴褛。这队亡命的骑兵身后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一名骑在马上的叛乱分子翻身落马,身上赫然插着两只利箭。紧跟着,一队盔甲鲜明的骑兵从他们身后的树丛中冲了出来。这是开始约定的攻击信号,只要副队长发现他们全部走进陷阱,就开始攻击。“围!不要放过一个!”我大喝一声,带领着骑兵从埋伏的隐蔽之处阻挡在叛军前面。“冲啊,他们人少,一个拼一个啊!”被突然攻击的叛军仅仅慌乱了一会儿,立刻集中队伍向我们猛扑过来。我将骑士冲锋的长矛挂在马鞍之上,拔出了血魔刀,扬空一挥,立刻从翠绿溪谷两旁的高地上飞出了几只利箭,迎面冲来的骑兵立刻有几人翻身落马,有一个凶悍的骑兵已经几乎冲到了我带领的队伍的面前,一只羽翎箭带着哨音穿胸而过,我将坐骑的缰绳一带,侧身躲避过他迎面的撞击,顺手一刀,正正砍在他的背上,他和他的坐骑轰然倒在溪水之中。“杀!”我看被围的叛军在弓手的射杀和周围骑兵的围堵下已经剩下五骑,一挥刀,带领八名骑兵开始缩小包围圈。战场中又倒下两名叛军的骑兵,现在只有为首的大铁锤和两名持刀的叛乱分子在垂死挣扎。我部属中的两名骑兵正在和大铁锤鏖战,这时负责切断后路的副队长也加入战团,大铁锤看见副队长的盔甲标志后,立刻甩开原来的两个对手,不顾一切的追赶副队长,大铁锤避开副队长的冲刺后,一锤正打中攻击者的坐骑,攻击者立刻被重伤的战马掀在一旁,大铁锤冲到落马的副队长面前,大吼一声:住手,不然砸扁他的头。周围激战的骑兵勒住了坐骑的缰绳,将最后的三名叛乱分子围在中间,双方立刻僵持住了。大铁锤面前的副队长脸色惨白,眼睛直直地盯着我,大铁锤环顾周围的骑兵以后,将目光落在我身上,“让我们走,不然杀死他”我回头示意其他人围住,然后一提缰绳,走到大铁锤和他的两名部属面前。“办不到,放你走可能我们都会被治罪的”我盯着大铁锤的眼睛答道“你就是那个想做福陵兰乘龙快婿的小白脸吧,狗娘养的”大铁锤对我啐道面对这样的羞辱,我整个胸膛的血都在沸腾,我感觉怒火简直可以将自己焚烧“啊……”大铁锤后面的一位部属瞪着我的脸显出惊讶之色“豹子斑”大铁锤也看着我的脸惊讶万分“血豹天藏,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个惊讶的部属问道。“他是谁?”大铁锤也惊诧莫名。“血豹天藏,四年前席卷整个波庞王朝的黑暗骑士叛乱的首领之一”“你是谁?”我惊赫的程度几乎如同晴空霹雳,居然有人认出了我“我当时在炎虎骑士团,曾经在对抗魔龙布雷尔一战中有幸和阁下并肩作战,阁下发怒时的豹子斑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大铁锤的部属答道。“啊,是这样”我看着地上的副队长,显然他听见了所有的谈话。“后来我返回了福陵兰老家,应征加入了福陵兰郡主的军队。”大铁锤的部属继续说道。“那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我环顾四周包围的骑兵,他们距离稍远,不会听见我们的谈话,可是地上副队长,一定不能留下他,我边考虑边问大铁锤的部属。“他奶奶的,为什么会在这里,新闻资讯我们本来是福陵兰郡主的军队之一,这八年来一直在深山中为福陵兰郡主打造盔甲和武器,他想私自扩充军队,结果事情败露,波庞王朝的撒帝亲王派人来调查,他就狗急跳墙,反咬一口,说我们是叛乱分子,杀人灭口”大铁锤骂道“好,把地上那个抓到马上,然后跟我来”听完他们说的,我主意已定。大铁锤一把将副队长抓到马上。我立刻拨转马头,抽出血魔刀,一带缰绳。“其他人让开。”我对阻挡道路的骑兵喊道。挡在道路中央的骑兵闪开一条道路,我和身后的三名叛乱分子缓缓向他们走去。当我们已经走进了八名骑兵的中间,我猛然一举手中的血魔刀,大喝一声:“杀!”立刻,周围飞来数只羽翎箭,一箭正中大铁锤的左目,大铁锤象发狂的狮子一样咆哮着,我返身对着大铁锤就是一刀,血魔刀落处,大铁锤身首异处。在收刀的瞬间,我也割断了大铁锤马鞍上的副队长的喉咙。其他几个骑兵的长矛几乎同时刺进了后面两个叛乱分子的身体,刚才那个认出我的部属用恶毒的眼睛瞪着我,牙齿中挤出几个字“狗娘养的……”我在已经被染红的溪水中跃马而前,再次扬起手中的血魔刀,这个临终前诅咒我的叛乱分子的头带起一阵鲜红的水珠,缓慢的从半空中落在喧闹的马蹄旁,溪水升起一层薄薄的红色的雾气。战斗结束了,我们损失两名骑士,五名受伤,十七名叛乱分子尽数被歼。在大铁锤和它的追随者的首级被呈上以后,福陵兰郡主并未对我的战果做出任何表示,直到几天后,赫色头发的埃嘉莎从城堡派来了信使。“我的勇敢的天藏,尽管你没有告诉我发生在翠绿溪谷的事情,但是在我居住的城堡中,很多人已经在谈论发生在翠绿溪谷战斗的每一个细节,我真为你骄傲,他们都在谈论我的天藏,是啊,属于我的天藏,他们谈论的时候,惊叹你的勇敢、智慧和果断,但是我丝毫都不惊讶,因为在这里,最了解你的就是我啊,我把这个精彩的故事告诉了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十分高兴,甚至准备提议父亲给你一只军队,母亲请我转告你,几天后银龙城堡将举办福陵兰的家族谢神宴会,母亲希望你能坐在我们家族的桌席中。我知道你可能并不在乎这些,但是我想你知道,因为你,我这几天都沉浸在快乐之中,你给你的小埃嘉带来了她未曾奢望过的自豪和荣誉。”信笺的末尾,署着小天使的名字,等待你的埃嘉。我从军营到达城堡的时候,看见了正在期待着我的赫色头发的埃嘉莎,傍晚的红霞穿过城堡高耸的石窗,透过狭长的青石长廊,洒在埃嘉莎的身上,她美极了,穿着一件金黄色的紧身长裙,长裙的下摆从中间分开,雪白色的长裤时隐时现,裤脚的周围精致的吊着一圈吉祥的祝福节,在轻盈的走动时,简直就象晚宴上一个婀娜的舞者正在展现无法抵挡的舞技。她的上身被金色的,绣满暗花的金色长裙展现着,如同一朵金色的花蕾,在我面前怒放,又如同一颗鲜嫩的草莓,在引诱我的眼睛,引诱我的双手。最致命的当然是她的眼睛,她的笑容,她只在火焰一样燃烧的夕阳下,对我宛尔一笑,就彻底的灌溉我所有思念的草原,仿佛春天晴空的白鸽一群一群振翅飞翔。她走过来,象一只小鹿一样轻盈的走过来,在夕阳的红色云彩下带着笑容,将我的手用两跟手指轻轻牵着,我就象一只被俘获的羔羊,温顺的跟在她身旁。“傻瓜,发什么呆呢,换身衣服来和我父母一起吃饭”她走在前面,又回头看了看我,扑哧笑出声来。“哈哈……”我因为自己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入怀中,“见到你真开心,我在这里好高兴。”当掌灯的时候,我已经和埃嘉莎的父母坐在餐桌旁一起用餐,埃嘉莎坐在我的旁边,对面坐着尊贵的福陵兰郡主和郡主夫人。我一直沉默着,因为我认为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这时候说话,无非是说些讨好福陵兰郡主的蠢言蠢语,而第一我不擅长说这种蠢话,第二我认为象福陵兰郡主这样的厉害角色也不会因为我的蠢话说的他开心,他就会有一天把女儿嫁给我。我就埋头对着盘子里的所有食物开战,眼睛的视线不远离面前盘子周边的三寸距离,而旁边的侍女前后一共给我换了三盘食物。等到完餐完毕的时候,我一共和福陵兰郡主说了三句话,他说,“别客气”,我回答,“好的。”他又说“别客气”,我回答,“好的。”他最后还是说,“别客气”,我仍然回答,“好的。”席间,赫色头发的埃嘉莎看我不说话,便象一只百灵鸟一样,几乎在我每次吞咽食物后,暂停换气的间隔,都听见她和福陵兰郡主在讨论各种问题……她的嘴唇真美……我对福陵兰的家族谢神宴会的隆重程度和规模没有丝毫的思想准备,当福陵兰郡周围的十几个郡主和他们夫人公子公主以及随从到达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宴会对于我可能是个噩梦,先不说那让人昏厥的礼仪,光是想到要把我介绍给这么多人,他们万一对我问长问短,我该怎么回答。“天藏,母亲说……”赫色头发的埃嘉莎面对我有些吞吞吐吐“介绍你的时候,就说你是我新任命的亲兵队长。母亲不想别人流长蜚短。”“哦,好的。”虽然下意识我觉得这样介绍我有点受到侮辱,但是至少没有什么人会对一个亲兵队长好奇的,再说,我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谢神宴会有位非常重要的人物出现了,他就是埃嘉莎的弟弟,福陵兰郡主的法定继承人,宴会的主持人之一,海杜克·伊。他从位于京城的达尼尔达贵族学院刚刚回来。当时,我正手扶着城堡的长满青苔的巨石互栏,从高处向城堡北面的群山眺望,迎面吹来旷野的风,送来身旁埃嘉莎的淡淡的幽香。突然,整个城堡仿佛一下从睡梦中惊醒,象节日一样欢腾起来,我看见城堡所有能看见的走廊上都奔跑着侍从和使女,城堡的十六个塔楼上同时吹奏起号角,城堡小广场上迅速结合了六十四名漂亮的龙骑兵方阵,城堡北面的炮台接连轰鸣,“叨……叨……叨……”礼炮台距离我所立足的地方不远,埃嘉莎被巨大的轰鸣震的扑进我的怀里,一边捂住双耳,一边欢快的叫道,“是海迪回来了,我的弟弟回来了!”我跟随着埃嘉莎从城堡的顶层顺着狭窄的旋转石梯往下跑,横穿过城堡的空中走廊,再经过宽阔的会议大厅,迎面正撞上一脸笑容的福陵兰郡主,平时庄重的福陵兰郡主夫人,现在仿佛在用欢乐燃烧整个城堡,她不仅仅是自己洋溢着快乐和喜悦,还在影响着所有的人。“温蒂娜娜,海迪少爷的房间准备了新鲜水果吗?”“准备了,夫人。”“苔丝,海迪少爷沐浴的热水中别忘记多撒些龙舌兰的花瓣,别用玫瑰花瓣,海迪少爷一直不喜欢玫瑰的。”“是的,夫人。”“多尼,多尼在哪儿,快去告诉厨房,海迪少爷回来了,让他们立刻准备燕窝粥。还有,回来,告诉厨房,晚饭以后也不要减缺人手,海迪少爷也许晚上还要用膳的。”“是的,夫人。”“威嘉丽塔,跟我来,快帮我换件衣服,我要赶去接我的海迪。”“是的,夫人。”福陵兰郡主夫人用手提着沉重又华丽的摆裙,后面跟着脚步匆忙的使女威嘉丽塔,正和我们迎面碰上。“埃嘉,快和我一起去接你弟弟。”福陵兰郡主夫人象一阵风一样带走了埃嘉,甚至连和我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我向郡主夫人行礼,夫人笑着点了一下头,便和埃嘉消失在一扇古铜色的房门后。我牵来坐骑,骑在战马上,静静的跟在福陵兰郡主夫人和埃嘉的后面,在等待不久以后,我看见宽阔的官道尽头处飞奔而来两匹骏马。飞驰在前面的是一匹乌黑发亮的高头大马,踏着湍急的马蹄声迎面而来,转眼已经来到数十米前方,坐在骏马上的骑士一带马缰,整匹骏马突然昂然直立起来,“兮遛遛”一声仰天长嘶,两只巨大的前蹄如挥舞的狮爪一样临空扬起,马背上的骑士身体前倾,几乎贴着直立的马背,左手握着的一枝紫黑色的妖龙长戟被垂直指向天空,那气势仿佛能戳破苍穹,右手正紧拽着坐骑的缰绳,右手臂膀上有一面巨大的紫黑色的妖龙盾护住了骑士的右翼和胸前,闪着寒光的巨大的盾牌充分显示了骑士强悍的力量,“哈……谑……我回来了!”骑士的欢呼在他低沉的嗓音下滚滚在四面回荡,我身后的龙骑兵方阵立刻跟随着骑士的吼声欢呼起来,如同排山倒海的声浪一浪一浪向我袭来。的确让我有点吃惊,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这种被圈养的豪门里还有如此英雄的人物,我一直看到的纨!子弟都是那种趾高气扬,身着华丽,穿着鲜明的盔甲而不经意的露出粉红色或者海蓝色的软质地内衣的小男人,就算偶然有离经叛道的怪胎,那也是面色苍白,仿佛大量失血而缺少男人气概的巫师一样阴沈而灰暗的孤僻者。或者是因为素来指示别人习惯了的空洞的不可一世的无知的骄横模样,那种毫无王者气概的矜持就象衣不遮体的小丑,架子越大,掩饰的越多,越显示表演者的可笑。而今天,的确让我惊讶的是,这个身穿煞气逼人的紫黑色妖龙盔甲的骑士,居然有君临天下的气势,有一呼百应的号召力,这一般是长期和战士们并肩作战后的杰出统帅才能得到的拥护。而且,他帅的有点让人忍不住喜欢他,的确是我所见过的骑士中的佼佼者。后来,我从埃嘉莎那里,从她自豪而又夸耀的言语中才对这个妖龙骑士,她的弟弟海杜克有了更多的了解,两年前,在京城的达尼尔达贵族学院,海杜克力克数千名竞争者,夺得每年一次的达尼尔达最高荣誉头衔,达尼尔达龙骑士,而荣升学院贵族骑士团,成为尊贵的波庞王朝皇家骑士团成员之一,而他身穿的紫黑色的稀有的妖龙铠甲是皇室亲自赠予的,而且他是家族中第一个带来如此荣誉的骑士,无上的勇名和未来他将继承的显赫的地位使他成为最夺目的明星。在随后的晚餐中,我仍然一如既往的沉默,对着食物开战,当福陵兰郡主夫人再次将我介绍给妖龙骑士海杜克的时候,他正忙着讲述一个风系魔法师和一个骑士因为私人过节战斗的故事。所以,他听了他母亲对我的介绍,对我匆忙点了一下头,然后又继续自己兴致勃勃的话题了。我已经习惯了不被人注意的生活,更不会介意别人对我的看法,特别是和贵族子弟交往的时候,如果没有被怠慢倒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所以对海杜克的随意的一瞥毫无感觉,如果一个人感觉自己正处在世界的中心,他是不会注意周围环绕他的任何事情的,任何人,哪怕是一丝的注意。这种不经意的怠慢用餐的人谁也没有介意,可能是大家已经习惯在一颗耀眼的明星前卑微的存在,而我的赫色头发的埃嘉莎也正在忙于试图极力的加入他们的谈话,无暇理睬沉默的我,我如同往常一样在存在和不存在的光明和黑暗之中等待。可是,意外出现了,居然有一个人注意了我,而且仿佛补偿和歉意一样开始和我说话,想冲淡刚才那丝淡淡的怠慢。“天藏,在这里还习惯吗?”我几乎要乞求他们不要和我说话,因为我不想说话,不想交谈,其实我内心很简单的固执着一个看法,除了我的赫色头发的埃嘉莎,这里任何人都和我无关,就算这里坐一头寒冷北海的大熊,也不关我的事情,这些人的荣誉和显赫的家族,奢华的财富,都与我无关,我不是为了这些来这里承受煎熬的,我在这里存在的唯一的原因就是,这里有我的赫色头发的埃嘉莎。别理睬我,当我不存在。所以,尽管我听的很清楚,餐桌对面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索性装作没有听见,反正我也无所谓,我既没有要维持的荣誉和乖乖男孩的形象,也没有什么人需要讨好的,所以被人认为无理就无理吧。按照我的经验,一般人就会知难而退,而不会再理睬我的。我继续埋头对着盘子中的食物开战,仿佛这些食物就是我的世仇,而且刚刚被我千辛万苦的寻觅到。可是,对面那个人并没有放弃。“天藏,这里的饭菜可否适合你的胃口,你们家乡可能很少吃海鲜的吧。”我在心中止不住哀叹,如果我在不回答对面这个固执的家伙的问候,我坚信他会走到我耳朵边上继续问候我的,我只有抬起自己仿佛雕塑一样的脖子,我看见了问候者,原来是福陵兰郡主的兄长,在省城统帅虎威骑兵团的费尔南多伯爵先生。他的夫人和两个子女分别坐在他的下方,而且在整个餐桌上,他一直都不太多说话,他的夫人和子女也仿佛继承了他的这个优点,说话声音比较轻微,而且极力做到不引人注目。“伯爵先生,我非常喜欢这里,这里的饭菜挺适合我的。”我微笑着答道。“天藏,如果有什么需要就说,不要客气。”伯爵温和的对我说道。“好的,谢谢您的关心。”我从他的眼睛里感觉他对我的好感,虽然消除了我的警惕,却不能排除我的疑惑,他如此显赫的地位,怎么会注意我这个小角色,而且还容忍我刚才的无理,真的非常奇怪。伯爵和我的简单谈话就这样结束了,他并没有十分八卦的问我的家乡在哪里和我以前做过什么,这也使我对他产生了不少好感,我的确非常不愿意别人问我这些问题,因为问我这些问题,我只有发挥想象力胡说八道,难道我还真的告诉他们,我是维卡多拉家族的后裔,我十六岁就离开了自己的家族,过去的几年一直在和波庞王朝的骑士团打战,而且被波庞王朝重金通缉。除非我疯了,想制造点轰动效应,被海杜克耀眼的光芒刺激的神经不正常了。不久,福陵兰的家族谢神宴会隆重的举行了,我同样的沉默的度过了这段时间,而在宴会上,费尔南多伯爵先生再次和我简单的说了几句话,这使我的疑惑继续增加了不少,还好他的善意的态度并没有使我感觉不安。福陵兰的家族谢神宴会结束了十多天,我准备告辞返回自己的云雾山林,赫色头发的埃嘉莎牵着我的手,要我在下个月再来看望她,我惊呼道“你让我回去十多天再赶来?”“是啊,难道你有别的事情吗?”埃嘉用一双会说话的美丽的眼睛盯着我。最后,我屈服了,我答应下个月再来看望她,和她一起过每年开春的安乐节,和她一起为一年祝福。我回到云雾山林的第三天晚上,有人推开了酒吧的胡桃木门,他摘掉将面孔遮盖的密不透风的斗篷,对正靠在窗户边看着外面星空的我说道“很久不见了,天藏。”我将思绪和目光从遥远的黑暗中收回来,转向新来的访客,我内心一阵悸动,惊叫道“天刑?”在仍然敞开的胡桃木门旁,带着黑夜里呼啸的马嘶声和风声,仿佛已经经历了无数年以前的,和我一同叛乱的骑士领袖之一,天刑骑士团的首领,具有我们十二个骑士首领中最强大的风系魔法力量的天刑骑士,一身暗色的斗篷,正站在我惊讶的视线中。

原标题:FPX辅助改名撕破伤口!撕少名字实锤,厂长终于如愿以偿!

,,彩霸王心水资料


Powered by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