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第四章竞技场中的骑士(5/25)
浏览:159 发布日期:2020-05-29
数十万观众的大竞技场在长时间的沈静后,终于象暴风雨一样欢腾起来,喝彩声和掌声象滚动的雷声一圈一圈的围绕着赛场中的胜利者。而胜利者,费舍尔男爵仍然屹然不动,无动于衷的站在赛场中。随后,面对费舍尔男爵强大的魔法威慑力,又有十几名挑战者自动弃权,“大会宣布,第七十六组的出线者为约·费舍尔男爵。”终于洪亮的声音宣布了这一小组比赛的结束。接下来的两组比赛比较平淡无奇,在观众的欢呼声和掌声中很快就结束了,两名骑士分别获得了出线资格。环绕赛场的观众席仍然发出嘈杂的议论,赛场中稍做清理,椭圆形赛场正东面的拱门中出现了新的参赛者,一身暗红色长袍遮住全身和面孔的骑士,骑着一匹高大的白色骏马慢慢走过水渠上面的吊桥。“第七十九组比赛,首先出场的是迈·墨特尔男爵,挑战者是骠骑兵德·莫特”大会的主持者用嘹亮的嗓音大声宣布着,观众席的嘈杂声跟随着这项宣布立刻提高了很多,坐在我刚才议论的两个贵族又在大声的谈论著。“又是一个魔法学院的法师。”其中一个叫嚷道,“看样子挑战者又要放弃了。”“莫特骑士不会放弃的,他是亨利贵族学院的两届亨利骑士头衔的获得者,他肯定会迎战的。”话音未落,从椭圆形赛场正西面的拱门中一匹灰色骏马飞驰而出。战马上的骑士一身银灰色铠甲,右手举着一把细长的弯刀,左手握着一面巨大的塔形盾牌。“哦谑……”因为有骑士敢挑战魔法学院的法师,看台的观众都不约而同的站立起来,给予勇敢的骑士报以欢呼声。允许攻击的钟声敲响了,莫特骑士握着盾牌的左手一牵缰绳,战马立刻朝站立在场中的墨特尔男爵冲去。场面几乎是几局前的费舍尔男爵迎战龙骑兵的翻版。莫特骑士急驰的战马已经离墨特尔男爵仅有十多米的距离,墨特尔男爵也扬起了右手,一串彩色的火星飞扬而起。火星同样围绕着墨特尔男爵旋转了一周,然后落在墨特尔男爵坐骑的周围,地面的泥土立刻裂开,无数蔓藤植物破地而出,灵活的触角象毒蛇一样扑向迎面而来的莫特骑士。同时,墨特尔男爵的左手从胸前平推而出,伴随着他口中喃喃有声的咒语,一枝耀眼的焰火长矛从男爵的左手射向莫特骑士。莫特骑士似乎早有防备,当男爵的右手挥出时,已经牵动缰绳,向右偏转了马头,战马跳跃着躲过了地上的蔓藤植物的攻击。莫特骑士扬起左手的巨大盾牌,将带着火星投掷过来的焰火标枪打到了空中,焰火标枪被巨大的塔盾快速的撞击反弹到空中才猛然爆炸,距离莫特骑士头顶数米的地方炸开一团火焰,无数细小的碎片伴随着炙热的火团落满了周围数米的范围。莫特骑士立刻牵动着坐骑逃到了魔法攻击以外的范围,围绕着蔓藤中间的墨特尔男爵跑动。因为赛场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观众席出现了更激烈的喝彩声和掌声。在围绕墨特尔男爵的蔓藤枯萎消失的同时,莫特骑士又催动战马发动了第二轮攻击。而此时墨特尔男爵似乎并没有最开始的时候那么自信和胸有成竹了,他的右手从马鞍后面的挂!上拿起了一根数米长,如同枯木一样的魔法杖,魔法杖的一端数尺的位置上,镶嵌着一圈耀眼的宝石,向椭圆形环形看台的每个角落反射着彩虹一样色彩华丽的光芒。当莫特骑士还离墨特尔男爵有数十米的距离,墨特尔男爵在马上几乎直立起来,右手的魔法杖竭尽全身的力量指向天空,而此时一直罩在头上遮掩面孔的暗红的头罩也落到了背后,墨特尔男爵的一头黄色的长发凌乱的散落在几乎没有血色的面孔四周,他的左手因为要平衡自己的身体,也在身体的左边几乎伸直。整个样子如同向天空乞求神的眷顾的雕塑。莫特骑士在男爵举起魔杖的瞬间,立刻象第一次攻击一样,偏转了马头,开始忽左忽右的蛇形飞奔。瞬间,从明朗的天空中令人惊讶的传来雷声,一道刺眼的闪电从天而降,“哢嚓”一声巨响,爆炸在莫特骑士刚才停留的地方。墨特尔男爵继续向空中呼唤着闪电,而且频率越来越快,在第三道闪电从天而降的时候,快速的刺眼的电光直接命中急驰的莫特骑士,莫特骑士在已经无法躲避的情况下,左手向空中扔出了护身的塔盾,刚刚飞离莫特骑士左臂的塔盾被闪电击的粉碎,而莫特骑士也得到瞬息的间隔逃得性命。此时,这两个殊死较量的对手已经仅仅数米的距离,墨特尔男爵的左手在空中一挥高手公式资料,一道巨大的火墙立刻在迎面扑来的骑士面前熊熊升起高手公式资料,同时右手的魔法杖再次举向天空高手公式资料,一道闪电从天而降。莫特骑士的战马一声长嘶,跃过了数米高的熊熊燃烧的火墙,莫特骑士在空中一个翻腾,离开了马鞍,右手的钢刀快速的划破燃烧的空气,伴随着犀利的风声将死亡的气息带到墨特尔男爵的面前。闪电准确无误的直接击中了莫特骑士的战马。半空中的骏马立刻被愤怒的天火焚烧的焦黑。而地面上,一头黄色的长发的墨特尔男爵和他的坐骑倒在血泊之中,一身银灰色铠甲的莫特骑士昂然站立在熊熊火光之中。“呕噎……”整个椭圆形的赛场欢声雷动,呼啦啦的掌声经久不息,无数看台上的女士们用力的扔出了手中的鲜花。“骠骑兵德·莫特获得胜利。下一个挑战者是龙骑兵维·奥姆斯比。”大会的主持人在沸腾的呼喊声中大声的宣布着。水渠后面的八个拱门后跑出很多清理场地的卫兵,同时也有人牵着一匹战马来到莫特骑士的旁边,莫特骑士翻身上马,然后跟着带路的骑兵跑进了椭圆形赛场正西面的拱门中。观众被点燃的热情仍然在剧烈的燃烧着,整个赛场仍然是一片沸腾。赛场中的清理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第七十九组比赛第二轮,由骠骑兵德·莫特对龙骑兵维·奥姆斯比。”大会的主持人大声的宣布着。洪亮的话音刚落,一身重新披挂的莫特骑士戴着新更换的英雄战盔和银灰色的英雄战袍从正西面的拱门中跃马而出,骑士的银色披风被风吹的呼啦啦直响,翻滚着露出里面鲜红色的内衬。因为刚才的战马已经战死,莫特骑士更换了一匹黑色的坐骑,同样右手一把细长的弯刀,左手握着一面巨大的塔形盾牌。而在莫特骑士出场的同时,正东面的拱门中也冲出一匹黑色的骏马,马上坐着一位绿色盔甲的骑士,他左手抓着缰绳,左臂上戴着一面小型的圆盾,右手握着一把闪耀着翠绿色光芒的战刀。在攻击的钟声被敲响后,两名骑士开始互相对着自己的目标冲刺,距离越来越近,所有看台上的观众都屏息凝神等待着石破天惊的第一次撞击。两个骑士相距已经只有一个马身的距离的时候,突然莫特骑士再次牵动了坐骑,而且用最快的动作开始躲避,不对,应该是逃跑,而随后紧跟的龙骑兵奥姆斯比紧追不放。观众席上的寂静立刻被喧闹代替了,甚至有人在上面大叫道“莫特骑士又在玩弄战术了。”,跟随着喊声引起一片笑声。而此时赛场中发生了更戏剧性的事情,两匹马的距离越来越近,后面紧紧追赶的龙骑兵的骏马显然要略胜一筹,而在前面好象落荒而逃的莫特骑士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几乎追上自己的龙骑兵,居然一甩左手,将沉重的塔盾向后扔了出去。然后贴着马背继续向前狂奔。此时如果还说莫特骑士用的是战术,那就太令人费解了。被莫特骑士扔出的塔盾被后面的龙骑兵的马蹄踏在尘土之中,此时,已经几乎追赶上莫特骑士的龙骑兵左手紧抓缰绳,身体前探,快速的一刀挥出,一道奇异的绿色刀光直接砍在莫特骑士的坐骑身上。谁都可以看出,这一刀是无法砍到莫特骑士的,而且龙骑兵似乎攻击的目标就是莫特骑士的坐骑。奇异的事情出现了,在莫特骑士的坐骑中刀的瞬间,整匹马和莫特骑士都象一尊雕塑一样凝固住了,龙骑兵的战马呼啸着从凝固的雕塑一侧急驰而过,然后龙骑兵拉住缰绳,骏马嘶叫着停下了脚步。而莫特骑士和他的坐骑,全身挂满了冰柱仍然象一尊雕塑一样僵硬在原地,莫特骑士因为龙骑兵的一道诡秘的绿色刀光而被坚冰冻结住了。整个观众席在片刻的沉默以后,立刻象一锅沸腾的水一样喧闹起来。“龙骑兵暗算!”“暗算!”“不能承认这样的结果!”赛场中的龙骑兵牵着坐骑靠近被冻僵的莫特骑士,将翠绿色光芒的战刀架在莫特骑士的颈上,不久,莫特骑士身上的坚冰比他的坐骑先融化,莫特骑士看着眼前的战刀,无奈的将右手的武器扔在了地上。“茄……”整个观众席都因为这样的结果而大喝倒彩。“龙骑兵维·奥姆斯比获得胜利。下一个挑战者是游骑兵本·奎尔特。”大会的主持人在一片异议之声中大声的宣布着。“可惜,龙骑兵奥姆斯比如果先于莫特骑士对战墨特尔男爵,那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前面的两个贵族又开始评论道。“龙骑兵奥姆斯比是艾比克斯大公的侄子,他那把寒冰之刃是艾比克斯大公祖传的神器。”“哦,原来是那把绿色的怪刀捣的鬼啊。”“我也只是听说过这个神器,从来没有机会见过,没有想到在这次比赛上见到了。”随后的数名挑战者都被龙骑兵的神器给冻成了一座又一座冰雕,只要被龙骑兵的寒冰之刃砍中,无论是兵器、坐骑、盔甲还是盾牌,挑战者都立刻被冻结成一个又一个雕塑。而后面的挑战者中又再没有可以远距离攻击的法师或者魔法骑士, 白小姐精选一肖一码所以龙骑兵最后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线。我继续观看了两组比赛,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期期准在大会的主持者宣布第八十二组比赛开始的时候, 黄大仙一肖必中特资料我带着阿力克离开了观众席, 刘伯温一码必中特找到了参赛选手登记的地方,开始准备办理入场手续。原来还要签署大会规定的文件,当书记官给我拿出十几个文件时,我觉得有点啼笑皆非,比如生死状之类的、遗产处理之类的、比赛优胜者的义务和责任、奖金税务的申报诸如此类的。我大概翻了翻,除了奖金税务的申报引起我的注意,其他的我认为基本都是废话。原来,奖金只有百分之八十五可以落入自己的腰包,而其中有百分之十五是要上缴给波庞王朝的,我从书记官手中借来纸笔,一阵复杂的演算,发现我必须要进入前七名才能实现我来此的愿望,我苦笑着带着阿力克走进参赛选手专用的休息场地。※※※※※我将随身带来的干粮和阿力克分了,它趴在地上,把食物捧在两个前爪中间,吃的津津有味。在我们午餐后不久,有人来通知我,第八十七组比赛即将开始,我将阿力克用铁链系在参赛选手专用的看台上,方便我在赛场中也可以看到它,然后脱下罩在外面的土黄色的长袍子,露出一身的白蟒软甲,将长袍子折叠成一个方块放置在阿力克旁边,摸摸它的头,然后对旁边的卫兵拜托了一下。回到准备场地上,解开青鬃兽的缰绳,从马鞍后面取出白蟒头盔戴在头上,将一件浅蓝色内衬的银色的战袍系在背后,我的面孔立刻被遮掩的严严实实,全身只有眼睛和双手露在外面,跃身上马,在准备场地里轻轻牵动缰绳,慢慢的驱动着坐骑。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有人来带着我来到了大会书记官那里,经过抽签,我们小组有七个人,我是第三个出场。我和其他几个选手被人领到了椭圆赛场的外围,我被安排在椭圆形赛场正西面拱门后面的准备场地里面,这个场地里面还有两名骑士,也是和我同在第八十七组的参赛者。他们刻意的距离我很远,而且互相彼此都保持着距离,我也牵着马继续慢慢走动着。此时,外面赛场正举行着第八十六组的比赛。等待了很久以后,终于听见大会的主持者大声的宣布第八十七组比赛的开始。“第八十七组比赛,首先出场的是骠骑兵金·霍斯利,挑战者是骠骑兵特雷·赫里克。”随着正式攻击的钟声敲响,然后赛场中的声浪寂静下来,不久,赛场中的声浪再次响起,经过此起彼伏的数次以后,声浪终于演变成一场小型风暴。我知道,胜利者已经产生了。果然,大会主持者洪亮的声音又出现了。“骠骑兵金·霍斯利获得胜利。下一个挑战者是游骑兵唐·塞巴斯提安。”外面的赛场正在清理,有人将我领到了拱门里面。我耐心的等待着,我现在不仅没有一丝紧张,反而倒有些渴望。“第八十七组比赛第二轮,由骠骑兵金·霍斯利对游骑兵唐·塞巴斯提安。”大会的主持人大声的宣布道。话音刚落,从我对面的拱门中冲出了上一个回合的优胜者,骠骑兵霍斯利,他骑着一匹灰色战马,一身常见的银灰色骑士盔甲,右手牵着缰绳,右臂上一面大小中等的蓝色骑士盾牌,左手高举着一枝冲锋骑士用的长矛。我用右手将身旁卫兵递给我的冲锋长矛也接在手中,然后左手一带缰绳,青鬃兽一扬前蹄,一跃而出。在我冲出拱门的同时,整个数万人的竞技场顿时一片喝彩,我不禁暗骂多奇卡杨这个老家伙,因为我也发现了,我的绣满金钱豹子的白蟒软甲无疑是今天参赛选手中最风骚的,高手公式资料再配上雪白色的青鬃兽,啊,天啦,只能说,太风骚了。当我和对手都冲进了赛场,清脆的正式攻击的钟声敲响了,我一牵青鬃兽的缰绳,青鬃兽一声长嘶,便冲向对面的骠骑兵。对面的骠骑兵也已经驱动着坐骑向我迎面扑来,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骠骑兵左手的冲锋长矛已经从指向天空慢慢变成了指向正前方,而冲锋长矛的后端也被他紧紧夹在左臂之下。如果我是个骑士学校刚刚毕业的学生崽,可能还有兴趣和他玩玩互相骑着马对刺的游戏,可是我经历的数千次格斗中,我从来就没有让对手有刺我的机会。我的长矛仍然指向天空,四周的看台上的观众可能在嘲笑我根本不懂骑士的战技,整个看台零落的爆发出嘲笑之声。在骠骑兵的长矛几乎到达我的长矛的攻击范围的时候,我右臂向左前方抬起,整个长矛也从指向天空变成越过我的肩头指向左上方稍后的位置。这是抬臂,然后是挥刀,劈杀,我的右臂夹带着呼啸的风声,将手中的长矛象一把战刀一样从左上方砍向右下方。快速斜向下的蛮横的打击直接命中对方的长矛,在我强悍的攻击下,骠骑兵的长矛被打的向他的左面脱手飞出。而我劈下的长矛在右臂强大的牵引力下从我马侧的右后方再次扫向已经接近的骠骑兵和他的坐骑,这次的攻击是从右下方向左上方。长矛在我的手中如同一把锋利的向上撩起的战刀,从下而上直接砍在骠骑兵坐骑的脖颈之上,骠骑兵的战马脖颈应声而断,长矛砸烂了坐骑的脖颈之后,直接打在骠骑兵挡在胸前的骑士盾上,骑士盾发出刺耳的破裂声,骠骑兵的身体被撞击的腾空向后飞起。跟随着我挥动的已经弯曲的长矛,一片血红色的血珠以我为轴心,在青鬃兽的斜前方洒开一个弧形的扇形。我甩掉已经打弯的鲜血淋淋的长矛。在继续飞速奔驰的青鬃兽上抽出了腰间的血魔刀,扑向不远处正准备挣扎着爬起来的骠骑兵。在地上挣扎着已经半跪着左膝,立起身体的骠骑兵看见我满怀杀意的扑向他,他慌忙的用右手抽出了腰间的配刀,然后举起右手,将配刀扔在了地上。我才猛然醒悟,这是比赛,我用左手牵动着缰绳,将血魔刀放回了刀鞘,自己刚才差点把对方当成了敌人,仿佛又回了过去消逝的年代,难道自己血液里流动这如此多的仇恨和嗜血的习性,我不禁暗自询问自己。这时,周围的看台上才爆发出滚雷一样的喝彩声和掌声。“游骑兵唐·塞巴斯提安比获得胜利。下一个挑战者是龙骑兵本·约翰尼。”大会的主持人大声的宣布着。我牵着马,没有理会周围的嘈杂,慢慢的走向竞技场西面的拱门,在下一局比赛前,我有时间去再拿一枝长矛。在靠近拱门的时候,看台的呼喊声变成了尖叫声和口哨声。随后的四名挑战者,一名主动弃权,另外三名都被我打碎了坐骑和他们的盾牌还有盔甲,我以绝对优势获得了第八十七组的出线权。获得出线权后,大会免费给我提供了一个名字叫杰依·乔的年轻随从,专门负责我和大会之间的联络,然后我又披上了土黄色的长袍,摘下了遮住面孔的头盔,带着阿力克回到了下榻的旅店。※※※※※旅店的门房有我的便条。“请有空到杰奎里大街二十八号,需要您的帮助。”落款是:云雾之友。我看了这样的便条,猜测可能是多奇卡杨或者他的兄弟。于是我在旅店稍做休息,边带着阿力克来到了杰奎里大街二十八号,开门的是多奇卡杨的一个兄弟。他领我走进了房间,然后向我通过初赛表示祝贺,叫人给我端了杯茶以后,递给我一个信封,然后示意让我先看看内容。信封上写着:多奇卡杨舅舅收,字迹娟秀,显然出于女性之笔。我拿出里面的信纸,信的内容写在一张黄色的细羊皮上。“亲爱的舅舅:上周和您见面以后,这几天我一直在犹豫,但是我只能和您说这件事情。而且现在我必须说出来,因为我的女儿也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了威胁。我的女儿,您的侄孙女,因为我的不谨慎,正面临着危险。这件事情真难以开口,您知道,我的丈夫,梅尔彻斯男爵,现在正在兰色大陆,也许是在迷之沙漠上为我们可怜的母女冒险。因为我们的封地纳塔郡的土地太少了,而且只有一个小小的城堡,男爵为了我的女儿的未来,于是去了兰色大陆,我真为他担心。在男爵离开的日子里,霍克伯爵经常来拜访我,开始,他给我提供很多帮助,陪我说话,陪我四处游玩,可是,我没有想到有一次他居然对我提出非常过分的要求。我当时立刻严词拒绝了他,但是他一直纠缠着我。上个月我来京城看您,没有想到他也跟踪我来到京城,并且威胁我,如果我再拒绝他的要求,那么在我回纳塔郡的路上要当心我的女儿可能发生什么不幸,我该怎么办,我想向人求助,但是这事情如果被我丈夫知道,他会怎么想,所以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于是,我想到只有您可以帮助我,帮助我找一个可以信任的骑士或者伯爵,求他保护我们母女回到纳塔郡,您也知道霍克伯爵的可怕背景和势力,但是我恳求您,如果您也不能帮助我们可怜的母女,那我就真的被遗弃了,我不想做毁坏我丈夫名节的错事,更不想我的可怜的女儿受到伤害我恳求您,我恳求您的帮助。虽然我不富有,但是如果有人愿意保护我们回到纳塔郡,我愿意请您转交给他两万金盾,当然,这并不是酬劳,是我微薄的谢意。”最后,落款是:您的可怜的梅丽。我看完后,不禁在心里骂道,这个下流又无耻的霍克伯爵,为了自己的淫欲,居然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法威胁一对无助的母女,这些有钱有势的杂种贵族。“您看完了,如果您愿意帮助我的侄女,除了她给您的两万金盾,我再加一万金盾,当然,这不足以作为报酬,仅仅是表达一下我们的谢意。”老人对我说道。“不,我非常愿意帮助您的侄女,而且我不会收您的半个金盾,更不会收您侄女的半个金盾,她的勇气得到我的尊敬,她对自己丈夫的忠诚和对女儿的爱护已经赢得了我的友谊。”我压抑着对霍克伯爵这个禽兽的怒火对老人说道。“不过要等武神比赛结束,我才能护送您的侄女回到纳塔郡,您看这样可以吗?”我又问道。“当然可以,您的勇气和出众的武艺是我认识的骑士中最值得信赖的了。”老人高兴的笑道,然后对着身后的一个侧门喊道,“梅丽,出来吧。”我闻言大吃一惊,老人身后的侧门的珠帘被掀起来,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走了进来。“我说过他一定会答应的,傻丫头,别担心了。”老人笑着对女子说道。进来的女子披着一件雪白色的长袍,赤着双足,皮肤白皙照人,垂到腰间的黑色长发在头上用一个黑白条纹的头罩扎着,前额上挂着一串细小的珍珠吊坠,额头就象满月一样光滑美丽,两只纤细的眉毛和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小巧的希腊雕塑的鼻子和圆润丰满的嘴唇。她用手正擦去流在脸上的眼泪,见我在看她,又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扬着脸,几乎是象个小女孩一样略翘着嘴,对我说,“你真好,真是太感谢你了。”我几乎眩昏的暗自想到,你如果这样对霍克伯爵多说几次,就算他是个好男人都会有犯罪的冲动的。她坐在我旁边的一张靠椅上,接过老人的随从递来的茶,然后,瞪着大眼睛看我。我被看的浑身不舒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也盯着她,“梅尔彻斯夫人,你一直习惯这样看男人的吗?”老人和梅尔彻斯夫人听完我的话,都哈哈大笑起来,梅尔彻斯夫人用手掩着嘴,格格的笑出眼泪来。老人看着我们两个人的样子,说道“你们聊一会儿。我去给你们拿些糕点。”梅尔彻斯夫人喘息着笑着说,“叫我梅丽就好了,你多大了。”“二十五。”我答道。“我都三十二啦,姐姐看弟弟没有什么奇怪的。”她说道,“我在看你不穿盔甲的样子,下午我看见你在竞技场的比赛了。”“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也笑起来。梅丽夫人和她的女儿,还有一名使女都住在老人的另一所别院中,别院比较大,还有数间空房,在老人和梅丽夫人的坚持下,我从旅店搬到了位于杰奎里大街的别院中。我看到了梅丽夫人的女儿,一个十二岁的小精灵鬼,她看见阿力克的第一眼,阿力克就友好的对她摇着尾巴,还耷拉着耳朵去嗅她的手,结果她一边推开阿力克的大鼻子,一边说道,“臭男生。”惹的我和梅丽夫人笑的前仰后合。武神大赛第一阶段的比赛已经结束,九十六名第一阶段的优胜者根据抽签,被分成二十四个小组。当大会给我提供的随从乔将第二阶段的分组通知拿给我的时候,我带着阿力克正坐在给选手专用的看台上,梅丽夫人带着她的女儿也坐在我旁边,看见乔递给我的通知,她也侧过身体,看着通知的内容。“费舍尔男爵和贾克斯男爵都和你在同一组,怎么会同时有两个法师学院的法师同时和你在一个组。”梅丽看完通知,小声惊呼道。这时,随从乔又热心的跑过来,递给我一大张羊皮纸,上面写着:约翰尼斯外围赌赔率一览。原来是京城最大的一家赌场对本次大赛的下注赔率表格,我顺手递给了好奇的梅丽夫人。梅丽夫人边看边轻声说道,“呼声最高的是一赔五,不好,贾克斯男爵就是一赔五的,被标明在种子选手中呢。”“我看看费舍尔男爵的赔率,一赔八。”梅丽对着我抿嘴一笑,接着说道,“我看看你的赔率,嘻嘻,一赔六十四,还好,不是最冷门的,瞧,最冷门的是一赔三千。”我看着手中的通知,武神大赛第二阶段,第十五组,参赛选手:约·费舍尔男爵,吉·贾克斯男爵,游骑兵唐·塞巴斯提安·天藏,骠骑兵希·海斯。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香港挂牌一肖一码精选12码


Powered by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