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又加上身手似乎差了一些
浏览:148 发布日期:2020-06-04
足有上万平方米的宫殿之上,千名侍女来回穿梭,盛大的帝室夜宴开始了。左无道和蓝雪公主一左一右,坐在蓝光大帝的旁边,他的身边是两只因受约束而显得死气沉沉的怪兽。而下两边是各三排文武大臣、东盟特种作战部、及联合军方的先头神龙维和集团军的高级将领们。觥筹交错间,蓝光大帝不时与左无道耳语,下面蓝光帝国一家著名的歌剧院的女高音歌唱家正双手相握,迈着文雅的步子在那放声高歌。水木、田野和楚戟他们,被那刺破屋顶的高亢歌声唬得一楞一楞的。田野小声地对水木说:“看不出这胖女人还是一个气功高手,如此悠长的气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不是吧,如果她是气功高手为何下盘轻浮?”忽地一声细小但清晰的声音飘来:“真是服了你们!”田野他们循声望去,却发现,对面一个穿着黄色薄纱内罩白色小衣的少女,这少女坐在一个大胡子的身旁,脸上始终荡漾春花烂漫的笑意,加上那蓝光星少女们冰蓝冰蓝的肌肤,一时之间引得楚戟在内的三位眼睛发直。那身披鹅黄薄纱的少女不仅仅是笑,还冲着楚戟他们一眨眼神,那纯真顽皮的样子,害得定力非凡的楚戟也心里一跳。夜宴刚进行不久,忽然那老帝王借故告退。其实左无道根本就没听清那老帝王说什么,只是看到他的嘴唇颤动了几下,然后看到那有些歉意的笑,接着老帝王便在两侍女的搀扶下离去。左无道心里才恍然大悟,看来这死要面子的蓝光大帝,那老朽的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一回头却正看到青春活力的蓝雪公主。左无道心想:“这样的一个背景环境下,怪不得这么小的蓝雪公主能当权,大有可能老帝王不想放权,又想找一个人来替他行使一些帝君事务,于是找了一个最放心又最小的蓝雪公主,但是……嗯……也许……”忽然左无道又看到神龙维和军的高官们,对他无比嫉恨、快要喷出火来的眼睛,心里想:“差一点把他们忘了,也许他们才是这个年幼的蓝雪公主得以掌握一定实权的根本原因。”蓝雪公主尽量不去看左无道,但心里却十分地关心左无道的一举一动,见这个人的头左右晃动,大是不喜。“你看什么看,有那么好看吗?一军之长怎么还跟一个小孩似的。”左无道一耸肩,懒得理她,自顾自地拿起酒杯,美美地慢慢品尝起来。一波精采的歌舞完毕后,一个宫廷女官站了起来:“下面帝国特卫队为贵宾表演节目。”很快一组穿着银色战甲的百人女兵,从一角跑出,而后快速的列成五个纵队,一对一的表演格斗擒拿术。由于她们都是长相俏丽,身材娇媚的人儿,加上特意编排的动作,没多久大殿之中男人的呼吸显得粗重起来,但更要命的是后面。忽然之间,百名女兵齐声娇叱,无数银色战甲如缤纷花叶飞起,她们现出墨绿、淡黄、水红,和素白色紧身丝质软装,但见娇体玲珑,曲线毕露,加上雪中透蓝的肌肤,引得大殿之中众多的色狼之眼大喷火气。水木,田野不知不觉地把身子往前倾去。楚戟桌下的脚扫了过去后说,“咳!作战部的颜面快要被两位丢尽了!”水木嘿嘿直笑,收回流到嘴角边的口水,连忙说:“言重,言重了。”田野:“其实我是想看她们中是否有刺客!”话音方落,忽地剑光一闪,大殿惊变突起,无数道寒光向着正上方的左无道射去。田野惊得嘴巴也合不拢了,心里大叫:“不是吧--”但是楚戟的反应却是令田野、水木也大吃了一惊。只见身边空气急剧地形成一个漩涡,然后便看到楚戟大马金刀地站立于左无道身前,一手托着一个大大的铁球。楚戟居然在刹那间,不但没收了刺向左无道身前的飞刃,而且将之溶成了一个铁球,这惊人的身手,使大殿中那些女人们还未来得及尖叫,一切就似都结束了。十来名施放飞刀的女兵当场呆住,忘了该有的进一步行动。突地蓝雪公主大叫一声:“拿下!”顿时只见几十道影子向那十来个女兵扑去,在大殿之中打了起来。女兵人少,又加上身手似乎差了一些,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只剩下了一个女兵还在奋力顽抗,而其余的大多非死即受重创,被粗暴地横拖倒提弄出大殿。左无道发现这最后一名女兵身手矫健,模样秀美水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断地到处乱飘,似乎急于找人的样子,她此时被十个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的武士团团围住,神色越见恐慌。猛地她张嘴欲喊……就在此时,宾客群中有人极快地一挥手,一道极为细小的寒光一闪,接着那女兵痛苦地抚着喉咙倒下,在刹那间她本来美丽的眼睛大大地凸起,手伸向前方……忽然之间大殿的气氛变得诡异之极,人人自危,蓝雪公主瞟了一眼仍然端坐如山的左无道,猛地站起怒气冲冲地宣布:“今晚的宴会到此结束,不过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明真相,到时定要严惩幕后的黑手。”突地左无道也站了起来,在众人还未起身离开之际,那声音如春雷震荡,清晰之极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本作战部将全力协助公主缉拿幕后凶手,希望相关人等最好是自动地投案自首,不要自误,谢谢!”左无道那沉厚的功力所发出的声音,使得蓝光星的文武大臣及神龙维和军的将领们大震,只觉心里有一万面大鼓齐齐猛烈擂打,产生出连绵的幻觉,直至走出大殿才罢休,一些人的额头冷汗淋漓而下。有人心里大是余惊未平:“还好……如果真的引发后面的行动,那左无道如此可怕,想来他的那些大将都不会差了,定是像楚戟那般恐怖,说不定要尸横当场。”楚戟不知道,由于他的动作太过迅猛,一起旨在刺杀左无道的连环行动,在暗中流产了。当大殿中人都已离去,左无道看着蓝雪公主道:“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却见蓝雪公主高高地扬起头,把脸车转到一边:“我有叫你在这里等我吗?”左无道奇怪地看着她,“好像刚刚是你传声给我……”忽然左无道一摇头:“算了,那我走了。”“站住,你给我回来!”蓝雪公主气冲冲地跑到左无道身前,用指尖提着左无道的肩章:“你要知道自己的身分,你是来这里协助我的,你要听我的话,不许你顶撞我知道吗?”左无道轻叹一声,走到蓝雪公主的侧面,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不会是前一批的那些人,我们都来自于地球,地球的男人都比较保守,明白吗?还有你放心,我不想做你的敌人。记住!我只说一遍。”说着左无道又向外走去。那蓝雪公主似乎很是羞怒,突地身体如轻烟般飘起,但眨眼之间却出现在左无道的前面,正挡住左无道的去路,她用那晶寒的目光飘视左无道:“你刚才在说什么,我没听见!”左无道有些烦了,也冷声说:“大公主我没时间和你玩,总之从我是来维和的,我不想插手其他的东西。”说着左无道忽然在蓝雪公主眼前消失。顿时蓝雪公主瞪大了眼睛惊叫一声:“无影幻灭身法!”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无影幻灭身法,只不过是通天大法中的九大法能技之一“幻转空域”,只不过现在左无道的幻转空域只是在第一层境界,和通天大法的层次是同步的。左无道是被这个蓝雪公主逼急了,本来他是很不喜欢显露身手的。左无道一回到部队临时驻扎地,孟小婉和宁可便出现在他眼睛。“左,种种迹象和一些证据都表明,宫殿刺杀事件与神龙维和集团军的最高层某些人有关,最少我们可以断定林斯上将便是那出手灭口之人,这是不是表示,我们已经面临巨大危机了呢?”孟小婉边说着眉头已是深锁。宁可也说:“左,看来这件事很不简单,莫非神龙维和军还不想撤出蓝光星,如果他们突然掉转枪口对准我们,虽说我们也不怕,但是势必引发天大的流血事件,我的头真的好混乱啊……”说话之时,这间办公室中已站立了一大堆战将,楚戟抱臂站在一张办公桌的旁边,默然不语。田野坐在桌上盯着左无道的脸,似乎想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因左无道虽是他的同学,但根据这些年的共事经验,左无道总那样让人意外的高明,所以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此时在这临时的总部办公室中,男性将官们习惯地等待着左无道的破解或释疑之法,而女性将官们则深深地忧虑,她们总喜欢设身处地处地换位思考,似乎是自己想到了好的办法,那么事情也就解决了。左无道手点着这些人,“原来这么热闹都是在等我回答问题啊,我还以为你们担心我被公主非礼了呢?”田野怪叫一声:“哇!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独自一人在偷欢,不好吧!对了,蓝雪公主的吻甜不甜。”左无道狂晕,指着田野大喝一声:“拿下,居然敢污蔑长官。”立时楚戟和水木很是配合地扑向田野,田野大惊地向孟小婉身后躲去。“求你们了,别玩了好不好,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天啊!”孟小婉只觉快要被这几个疯子气死了。左无道见孟小婉和宁可她们都快要哭了, 黄大仙一肖必中特资料这才神色一正, 刘伯温一码必中特严肃地发布消息:“大家不用担心, 刘伯温一码必中特资料神龙维和军回撤势在必行, 香港管家婆一肖一码论坛何况还有叛军和政府军对他们的牵制等因素,只要稍微清醒一点的神龙将领,都不会做出这种疯狂如白痴般的举动。“最重要的是我们是东盟特种作战部,如果真的形势失控,我们将发动擒首行动,把那一干被欲望冲昏脑袋的神龙将官们全拿下,你们不相信自己吗?”宁可撅嘴道:“说来说去还是会有和他们发生冲突的可能!”左无道微笑道:“我们是军人,军人怎么能害怕战斗呢?不管是自己还是敌人,你们小时候没和自己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发生过打斗吗?”孟小婉神色恢复了正常,此时她用手支着额头,深有感触地说:“这样说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严密地监控神龙军了,我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这个星球的形势还不是普通的复杂,但愿在这个接管期不要发生意外。”而楚戟、田野他们一干男性战将却是精神大振,一个个双目放射着精光,那种好斗的本性表露无疑。左无道看了他们一眼,“你们都回到各自的岗位去吧,还有一个月的接管过渡期,说什么都太早了。”繁琐的接防事务的商谈,在神龙维和军与东盟特种作战部之间紧急展开。东盟特种作战部这边派出了以孟小婉为主、蒋小语为辅的接管事务处理组,而神龙维和军那边赫然是以林斯上将为主的维和交付办事处。他们在帝都帝室的一座宫廷中见面,并且蓝光帝国也派出了作为第三方的代表,他们的负责人居然是帝室夜宴中,那个柔美的身披鹅黄轻衫的少女--帝室军机处副处长冰枫,只是今天她穿了一套纯黑服饰,少了一些娇媚,多了一些端庄。那冰枫凝波眼眸轻转,见东盟特种作战部来的全是女性,心里一阵失望,她记得昨天在夜宴中那个沉冷的人类军官那样的桀骜不驯,她还真的没看过这种类型的男人,还有他旁边的二位也是那般的与众不同。她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楚戟,可是今天他们居然全派出了女将,“难道那些男人都只道玩吗?真是的!”她心里嗔怪地想着,却不得不开始了枯燥的三方防务洽谈。在巨大狭长的沉重金黑色会议桌上,林斯以热切的目光看向冰枫,但是这个蓝光出名的美女却没有了以往对他的那种娇媚。他觉得忽然间她眼中的热焰消失了,这现象从二个月前便开始了,记得以前他邀请她去参加舞会或是深夜长谈,她总是不会拒绝,但现在突然全变了,林斯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他不想去想。“妈的,这个世界真的太现实了。”林斯狠狠地想着。却听到孟小婉清脆的声音说,“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上午,东盟特种作战部临时总部。“这是太子殿下给您的信。”略微有些胖的蓝光帝国法定接班人太子静宇的特使,双手托着一封薄薄的信件,在左无道面前恭敬之极。左无道随手接过,“请坐,不用这么拘束。”那特使却一动不动,“不敢真的不敢。”左无道没再理他,拆开信件,雪白的信笺之上,一排排端正的人类文字,左无道只觉心房一紧。“左将军:身在前线,请恕我不能亲自前来拜会,其实很早以前我便听说过您的威名,您的魄力和卓越的军事才能令我万分的敬佩……”左无道皱起了眉头,什么跟什么啊?最后他拿着那一张从信封中掉出的支票发起愁来,整整五亿的蓝光币,折合人类联合星际币也有三亿多,如此重的一份礼物,在这个炮火纷飞动荡不安的星球上,那是多少人民的血汗,又联想到昨夜奢华糜烂的帝室夜宴,左无道茫然了。“咳!这个是……”“左总司令,您一定要收下,太子殿下让我转告您,如果以后有任何需要,他将尽全力满足您的要求。”左无道心知这个礼不得不收下,“好!请告诉太子殿下,我们将以最快的速度在前沿部署兵力,并有决心和信心取得最后的胜利。”那特使点了点头,不过那眼睛里却似乎有一些失望。“左总司令,另外……”那特使似乎言犹未尽,忽然附在左无道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左无道歪头看着这个特使,“唉……老兄!你不要老是给我出难题,我们马上即将兵发前线,时间会很紧迫,太子的好意我心领了。”顿时那特使一脸土色,猛然拔出一把匕首,迅速地往自己的心口插下。寒光一闪之时,左无道已是惊觉。当匕尖临近胸口的那一刹,特使的手腕被握住了。那特使不禁痛哭流涕:“左总司令,高手公式资料我这个人不会说话,完成不了任务只好以死谢罪了。”左无道叹道:“好吧,我全答应你。”顿时那特使脸上如释重负的笑了。左无道终于明白了,神龙维和军的那些头头们为什么不想撤出蓝光星。下午的时候左无道带着田野、楚戟、水木,随着特使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一个红楼别院层迭的山庄,进入其中但见庭院幽雅,有十几个保镖在里面游动,见到左无道他们走过来时,立即跪在地上,声称:“主人好!”左无道愕然,他只听那太子说要送一座山庄给他,没想到这房子中还有人,但更让他吃惊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亭亭少女身影,无限美好地站立于楼阁的栏杆边向下方看来,随之隐入楼中。“这是?”左无道一脸疑问。那特使一脸怪笑:“左总司令,刚才您所见到的是潘不拉圣女战神学院中最有名的一朵校花,她的存在是让您玩禁猎游戏的,不过您放心,我们是征得了她本人同意的,所以左总司令心烦时不妨到这里来散散心……”“禁猎游戏!?”左无道算是领教了高超的拉拢手段,心道:“金钱、美色,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但人世间对于男人来说,这两样基本占据了大半的追求吧,还有一样就是权力了,而对于像他这样的人来说,他并不缺乏权力,所以就是要用权力来换取这些奢侈腐化的生活吗?不说左无道惊叹,楚戟他们也是大开眼界,只见一会功夫,十来名娇俏的妙龄侍女尽穿着那些凸显身材的衣裙,如蝶舞花间地翩翩而来。特使低声向左无道他们解释:“这都是有职业的和在校的大学生,年龄最大的二十三岁,最少的十六岁,这里算是她们的兼职工作,不过这里的薪水是极高的,所以她们都愿意在这里侍候尊贵的客人。”左无道沉吟不语,特使却显得很兴奋,为左无道他们一一介绍站立一排的妙龄女郎们,一个粉红色的陷阱悄悄的撒开。楚戟木然地站在左无道的身边,田野和水木睁大了眼睛,神情呆痴。左无道却只觉心里一阵阵反胃,很想早点离开这里,但碍于特使背后太子的面子,只得咬牙忍耐着。倒不是说他很讨厌眼前的这些少女,这些少女显然也是把这个地方看成了一个打工赚取外快的场所,没有什么可以看不起她们的理由,只是左无道对于太子的这一做法很是反感罢了。忽然左无道发现所有人都静了下来,那些嘻嘻而笑的侍女们一个个也都将眼光看向了另一边。左无道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去,原来是那楼阁之上的少女走了下来,特使立即大叫道:“青婷!快过来见见左总司和几位将军。”那少女轻轻地“嗯”了一声,走到左无道的面前慢慢地抬起了头,立时左无道只觉一股清新的风吹来,淡淡的清香暗飘之间,那少女转动着黝黑的眼眸看向左无道,见到左无道那对深邃的星眸之时,又羞涩地低下了头,声如蚊子轻哼:“我叫青婷,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左无道还没说话,田野已是笑嘻嘻地说:“小妹妹,我叫田野,你可以叫我田大哥,当然你也可以叫我田哥哥……”那青婷飘了田野一眼,似乎很羞的样子,但旋即叫了一声:“田大哥。”左无道心里大念:“罪过罪过……”对那特使道:“好了,这里我已经见识过了,有空我会来的,不过现在我们要去视察部队了,走了。”说着对了青婷笑道:“青婷同学,我们先走了,你不要忘了去上学,记得要以学业为重。”说着左无道不管那特使是多么不甘心的表情,转身便走,当然楚戟他们也立即地跟了上去。出了门那特使还想说什么。左无道已怒指着他的鼻子:“再跟我来这一套,别怪我跟你翻脸。”田野冲那吓得魂飞魄散的特使做了一个鬼脸:“你呀,你怎么可以挑战我们作战部的军威,是你活腻了,还是你们太子头脑不清醒,好好想想吧。”楚戟却冷冷地对那特使道:“你不必再回我们的营地了,回去吧,我想左不会再见你了。”楚戟的话刚说完,他们四人身形一闪,竟是连特使的车也不坐了,眨眼之间以目力难测的速度消失。特使站在那里欲哭无泪:“难道这样他们还不满意吗?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特使赶到位于蓝光星东半球前沿,蓝阳军总部,向一个粗胖沉默的中年人报告与左无道见面的种种。那中年人沉思了许久终于开声:“你不用自责,我们能做的全做了,日后左无道想对我们不利,也是天意了,退下吧。”特使感激涕零地跪在地上拜三下:“谢我主,属下告退了。”帝都潘不拉的形势越来越风谲云诡。一个星期后,火鹰军团、野云舰队、无畏军团相继开扑前线,取代神龙维和军的南线驻护位置。不过楚戟、田野仍留在帝都,协助左无道进行一系列的握权事务。原先联合星际维和的天东特种作战军团,和天纵舰队的五十艘电隼战舰撤下,这两部队的总兵力超过了一百五十万,他们驻扎在临近帝都五千公里的一个地源地带中。但就在这个时候,三方的接防事务陷入僵局。蓝光政府和东盟作战部要求,这两大部队先行撤回人类的老巢,却遭到林斯野蛮的拒绝,理由是他们要做短期的休整,将会合另外三支部队一同回归。但现在谁也看得到,东盟作战部与神龙维和军似乎关系疏远,如果神龙维和军突然趁后方空虚时对蓝光政府发难,对蓝光政府以及东盟作战部都将是一个很可怕的后果。在此期间,蓝雪公主一次次约见左无道,只是左无道见那都是一些纯私人的邀请,给予了毫不留情的婉拒。但他知道迟早是要和蓝雪公主交手的,虽然他想把重点放在维和任务上,只是一来便遭遇错综复杂的内部环境,要解开这个局还是要从矛盾的中心--蓝光帝室开始。“这分明是临走前的讹诈!”当冰枫求见左无道想取得他的帮助时,那小脸因愤怒而通红地说道。“是啊,他们迟迟不走,真是碍手碍脚的。”左无道说。“那怎么办呢?”“看来只有驱逐他们出境了!”“啊!”冰枫顿时又吓得脸色苍白,“您……您是说……但这样一来,岂不是会引起你们和他们的火并,那么叛军趁机北下,将无人可挡。”左无道苦笑:“所以只能是速战速决,杀他个血流成河,杀鸡儆猴地让另外的三百万狗屁维和军乖乖地滚回物华。”冰枫只觉这是不可能的,左无道分明是在跟她开玩笑,另外对左无道的粗鲁用词感到头痛,心想:“晕哪,怎么他也会说粗话呢。”左无道再次苦笑:“这也是最坏的打算了,毕竟屠杀我们自己的同胞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不过我已经派人把这里的形势向波罗神殿报告了,万一有什么可怕的后果,也怪不得我左某了。”冰枫只觉越来越惊心了,眼前的左无道在她的眼中仿佛是一个大大的魔鬼。“另外我还向您说一件事,不过……”冰枫晶黑的眼珠子直转,迟迟没接着说下去。左无道舒服地坐在大椅中,干脆闭上了眼睛,这使得冰枫反而急了,一手抓住左无道的肩膀,摇了起来:“你要不要听我说嘛?”忽然又觉得不对,颊生红晕,一时站在那手足无措。左无道睁开了眼睛轻笑:“呵呵,你还会害羞的啊,有什么好害羞的,你没有老公吗?”“什么哦,说得这么难听,我从学校样毕业才三年,以前是有的,后来分手了……”冰枫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忧伤:“他现在是叛军的头目,我恨死他了。”“说下去。”左无道身体也坐直了。“要我说什么?像我们帝国大学的那一班同学现在好多人都为叛军做事,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忽然之间一切全变了。“自从太子推行改革之后,但我认为他是没错的,最少像我这样的平民也能为国家做事了,但是我真的不明白……”“呵呵,这也许就是专制和民主之间的冲突吧,也许这两者之间只能选其一。”“为什么呢?”“以我本人的愚见是,当新兴的民主力量达到一定层次,这个时候专制的力量却仍然固守着一些民主力量不可接受的老传统,必然就会产生分裂,因为事物总是有两极的,不是融合便是分裂。”“嗯,我想这样的,原来只有贵族可以上大学,后来平民也可以了,但是大部分优秀的人出来后,却只能听从那些贵族后裔的话,我是一个女孩子,见公主后下跪行礼是没什么的,但那些男孩则不一样了……啊!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对了,你千万不要把我的话告诉公主听哦。”“不会,不会。”左无道轻笑,只觉这个冰枫很是可爱,可能每次见到公主或那些比她大的王公大臣们就要下跪,心里面也是很不平衡吧。冰枫吐了吐舌头:“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您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不像那些家伙只会盯着人家色迷迷的看。”左无道笑道:“不是吧,我不是一直在看着你吗?”冰枫摇了摇头:“我看得出你对我一点意思也没有。”左无道忽然惊醒,这个女孩在玩花样,于是笑了笑没有反对这句话。冰枫这回真的失望了,她忽然又想起了楚戟。“左总司令,楚戟算是您的第一员大将吧,他的武功真的好高,那天真的吓死我了,但是他却没当回事,是不是您手下的大将都是这么高的武功的呢?”“嗯,我们谈完就让楚戟陪你聊聊……”左无道十分善解人意地道。“啊!不要,真的不要,羞死人了。”冰枫心里却是……左无道却没管她想什么,话锋一转:“其实我们已经清楚了你的立场,你是帝国少有的中间派是吧!不错,现在蓝雪公主的立场十分的模糊,不过这也不能怪她,你回去之后转告她,我有重要的事和她商谈,时间就定在明天吧。好了,现在我就叫楚戟来陪你聊聊。”“嗯!”冰枫只觉心快跳出嗓子眼了,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好勉强地嗯了一声。就听左无道大叫一声:“楚戟--”左无道站起来的同时心里想:“女孩子移情别恋真是快啊!”当楚戟带着冰枫在临时总部转悠的时候。在左无道的办公室中田野、水木吃吃直笑,一边谈论着这个话题。“冰山碰到了温柔的火凤凰,真是期待啊……也不知楚戟当初是如何与灵月搭上的,这位应该不会输于灵月吧。”“难为他了,左,你这种做法很不人道啊,万一楚戟这座冰山被融化了,你岂不是少了一个寒冰盾牌。”左无道斜视着他们两个:“你们不是嫉妒得很吧,蓝雪公主不是邀请了你们很多次吗?”田野大大地摇头:“不敢领教,连你都躲在家里不敢见她,我们两个更是望风而逃了。”水木更是一脸凝重:“左,你明天去见她吗?那岂不是很危险?”左无道苦笑:“正式的反讹诈行动就靠她来推动了,如果明天密谈不能取得成功,那么我们只好发动杀鸡儆猴的军事行动,以武力把神龙维和军赶出蓝光星球,不过就算不发动大的军事行动,武力仍是整个计画的保证,你们做好准备,随时行动。”田野、水木立即站直了身体,挥手至眉:“是!”第二日,左无道带着贝贝与艾玛,前去拜见蓝雪公主,为了慎重行事他一身军服,黑色肩章上五朵金色将花呈s形排列,墨绿色胸章挂着一个刺穿云电金龙的战龙勋章。贝贝与艾玛的打扮也显得相当的酷,它们身穿黑色和白色战甲,头戴白色和黑色的连吻贝雷帽,露出的怪眼上还各戴着一副圆形和方形的墨镜,连它们的爪子也武装起来,穿着配套的玄兵爪。这玄兵爪一如玄剑、月弧、狼吻,可发出威力强大的玄兵剑气。他们坐着一辆敞篷战车,来到蓝雪公主的宫殿之外,从外向里望去全是拿着枪械的卫兵。这里居然严阵以待,左无道心想:“看来她是生气了!”“来人止步!”一位侍卫官冲着左无道大吼一声。但毫不讲理的贝贝却立即扑了上去,那侍卫官只觉身体一重,“砰”地一声倒在地上,然后他便看到一张刀锋般利齿森森的血盆大嘴,更让他心寒的是这张大嘴还在不停滴着腥风四散的口水,让他免费洗了一个“口水脸”。“啊!救命啊,左总司令我错了,这……这……我也是听命行事啊。”贝贝轻轻一爪把他给敲昏过去,然后人立而起,爪子飞舞,那神经大发的狂态令卫兵们大惊失色地自动让出了一条路。行至几百步,两队女兵跑了出来抽出随身刀剑,一时寒光闪闪。“大胆!竟敢闯入宫殿之中,来人还不止步。”贝贝正要发作,左无道作了一个手势,人一两只怪兽身形一晃,忽地消失在这堆女兵的眼前。害得那群女兵大呼小叫:“人呢?人呢?怎么不见了!”“怎么?左大将军有偷入女性领地的嗜好吗?早知如此我现在应该去洗澡了,也好让你将偷窥进行到底。”蓝雪公主望着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人、兽,美目喷火,只差大叫“有刺客”了。贝贝立时瞪圆了怪眼:“看你洗澡,好哇好哇,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我们一起洗!”艾玛比较老实:“其实我也想和你一起洗‘澎澎’,不过现在好像不合适吧,还没到洗澡的时间哦。”左无道一脚扫飞两只好色兽,干笑道:“这个……这个前两天的确是军务繁忙,但今天真的有很重大的事情要和你商议,我想这是关系到整个蓝光星球的事。”“有这么严重吗?就算是,我一个弱小女子能起到什么作用?你不会为难我吧?”左无道只好闭嘴,耸了耸肩,双手一摊。“算了,懒得跟你这种小人计较,请坐吧,左大将军。”蓝雪忽然之间又改变了态度,她心里对左无道完全没把握,真有点害怕把左无道激怒,像上次那般突然之间从她眼前消失。

原标题:正当防卫4怎么变奶牛 奶牛钱位置获取方法介绍

原标题:LOL最惨选手?无冕之王Deft:已经忘了为什么只是为拿冠军而活

,,香港六合一肖


Powered by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