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第三章魔法的力量(4/25)
浏览:118 发布日期:2020-05-29
福陵兰郡主听闻我愿意留下的消息,十分高兴,其实在他们眼里,我是个小角色,而他们真正高兴的是,有个关爱他们宝贝女儿的人愿意留下,我从侧面感觉到他们十分疼爱埃嘉,尽管埃嘉给家族带来了非常可怕的祸端。一个晴朗的日子,埃嘉和我跟随着福陵兰郡主夫人,后面跟随着数十个护卫的骑士,从银龙城堡出发,阿力克欢快的跟随在马队的前后,不时的发足狂奔,嗷嗷的左呼右叫,春天已经来到了福陵兰郡,所有一切都显露着希望和生机。在一路上,福陵兰郡主夫人告诉我,五年前福陵兰郡主在靠近福陵兰郡边界的地方从邻郡购买了一大片森林,当地人都称呼这片森林为沉睡的橡木森林,而且购买的这块土地上还有一个古老的城堡,城堡就位于森林的边缘,今天带我去看看那个城堡,如果我满意,福陵兰郡主立刻派工匠将城堡重新修缮。接近中午的时候,我们看见了沉睡的橡木森林,顺着森林边有一条宽阔的大路,大路的尽头耸立着一座巍峨的城堡,巨大的城堡象一个黑色的巨人矗立在兰色天空的背景之中,城堡坐落在一个平缓的山坡上,在城堡的正面是翠绿的巨大的草坪,在城堡的北面就是橡木森林,茂密的森林遮蔽了起伏的山峦。走近城堡,穿越过残缺的吊桥,吊桥下面的护城河已经几乎枯竭,城堡门口堆积着长满青苔的碎石,一个铁质的巨大栅栏门悬挂在半空,穿越过栅栏门,已经进入了城堡的外围,第一层木质的栅栏和简单的箭塔围成城堡的第一道防线,在经过一个小型的广场后,面前是巨大的青石城堡主体,光滑高耸的青石墙壁上布满了箭垛,在几乎遥不可及的高空闪现着城堡的哥特式的尖顶,这是一座几乎和福陵兰郡最大最宏伟的银龙城堡相仿的堡垒,在我们的面前,无数的碎石阻挡着一扇铜质的大门。随从的骑士们移开了大门前所有的阻挡物,我跳下坐骑,踩着被各种爬行植物爬满的石阶,登上城堡大门前宽大的台阶,巨大的铜门虚掩着,两个绿锈斑斑的铜环轻轻的在门上晃动着。我要举起手才能摸到巨大的铜环,我用双手用力的推开一扇铜门,铜门沉重地缓慢转动着,挣断了四个角落蜘蛛网的束缚,在沈闷的隆隆声中打开了,门的顶端落下很多灰尘,我不禁用胳膊遮住了面孔,向后退了几步,这时候,阿力克从身旁一蹿而过,一个虎扑,直接跳进了刚被推开的城堡。随即从里面传来阿力克兴奋的吠叫声。“调皮。阿力克!”我一边笑着喊阿力克,一边也走进城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宽阔的石头铺成的广场,在广场的中央是一个直径十几米的喷泉,喷泉中的雕塑描述的是海妖奥丁和海神沃纳激战的场景,传说中的海神沃纳化身为雄性人鱼,双手握着三股尖刀的海魂,而在海魂的下方是化身为海蛇的奥丁,半人半蛇的海妖赤手空拳在抵抗海神沃纳。环顾石头广场的周围,一面是我们进来的大门,另外三面都是巨大的石头阶梯,每个石头阶梯都缓慢通向一个独立的城堡,阶梯有数十米宽,两边是矮小的护栏。三个独立的城堡在高空中有无数的石廊连接,如同一棵巨大的苍天古木,细小的根系在泥土中分离,然后在粗大的主干上重新捆成一束,展现它的强悍和根枝繁茂。虽然整个城堡无处不是残岩断壁,无处不是爬满了青苔,无处不是堆积了数寸厚的尘土,但是我很喜欢它,喜欢它的粗旷,喜欢它的浓浓的神秘韵味。在得到我的肯定的答复后,福陵兰郡主夫人就吩咐随从准备修缮城堡。不久,我们踏上了归途。橡木城堡的修缮工作已经开始了内幕资料,听福陵兰郡主夫人说大概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幕资料,在这段时间里我整天游手好闲内幕资料,无所事事。有一天,褐色头发的埃嘉莎对我说“修缮橡木城堡大概花费了六十万金盾,母亲开玩笑说要我们出,我才不干呢。”六十万金盾,我听见这个数字几乎要窒息,我在云雾山林一年的收入才只有几百个金盾而已,我仿佛感觉到一座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巨大山丘开始向我压迫而来。“不过城堡里要添置很多东西,我要找你要钱啦。”埃嘉一面撒娇一面对我说道。说实话,这的确是我没有想过的问题,我的脑海中财富的概念并不是很强烈,更确切的说,我脑海中代替财富这个概念的是钱,而且有几百个面值一金盾的双面金路易已经觉得够用了,所以,在我的生活中,除了那几年逃亡的岁月,我感觉自己口袋里一直很充实的。而现在,我的口袋中只有几个叮当作响的单面金路易,两个这种货币才价值一个金盾,“那添置城堡里的东西,大概需要多少钱。”我已经准备接受这个恐怖的事实,坎坷不安的问着面前这个天真无邪的埃嘉。“我去我的好朋友约芬尼·嘉公主殿下的城堡看过,她万一有哪天也来我这里看我的话,我想至少不能比她那里差吧。”埃嘉一面思考一面扬着亮丽的眼睛说道。然后她仔细的计算了很久,时间就漫长的仿佛等一颗刚埋进土地的种子发芽,我感觉坐在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口上,“我想,如果有八十万金盾就足够了。”正如我很小的时候阅读的一本线装的故事书中讲述的一个伤心欲绝的故事,一个女孩子在被迫离开自己的爱人,她在心里哭着说:如果现在要我去死,我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因为羞愧已经使我无地自容。在这瞬间,我同样的感觉到无地自容的羞愧,埃嘉要八十万金盾,而我的口袋里面只有可怜的大概四个半金盾在叮当作响。也许那瞬间因为羞愧我的脸红了,埃嘉可能也看出了我的窘迫,她迟疑了一下,对我说道“我自己还有些积蓄,那我拿出四十万金盾,你负责剩下的四十万金盾。”我已经记不清楚埃嘉什么时候离开我坐着的房间的,几乎也忘记了我是怎样回答埃嘉的问题的。我该怎么办?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单面金路易,这才是半个金盾。谈话结束的第二天,我收拾行李,然后告诉埃嘉,我要去一趟京城大马列士革,可能一个月左右时间才回来,我去找朋友拿些钱,好让她用来装饰城堡。她嘱咐我一路小心,然后我和阿力克向北出发了。经过日夜兼程的长途跋涉,我终于到达了繁华的京城,我向路人打听大马列士革的商会的地址,经过一番周折,终于在商会中找到了以前在云雾山林认识的商人米·多奇卡杨,我告诉他我需要一大笔钱,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多奇卡杨笑道,“男人如果突然需要一大笔钱,那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闯了祸,另一个是他爱上了个女人。”说完,他和他的几个兄弟哈哈大笑起来。他又看了看我无可奈何的笑脸,接着说道,“我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你大概需要多少钱?”“四十万金盾。”我答道。“啊……”他身后的几个兄弟也不禁发出惊讶之声。“这么多,难怪你这么忧虑了。”多奇卡杨说道,他沉思了一会儿“我很想帮你,但是我们兄弟也很难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来。”“我来请教您,并不是想向您借钱,只是想知道,如何能在一个月的时间赚到这笔巨款。”我说道。“哦,这样啊。”多奇卡杨陷入了沉思。“我倒是有一个建议。”多奇卡杨身后坐着的一个老人说道,“现在京城里面几个亲王正在举行武神大赛,只要有骑士头衔者都可以参加,凡是能入围前十名者都有笔丰厚的奖金。”“这是一个好主意,我们几个兄弟可以送你一副最好的盔甲和战马。”多奇卡杨也连声赞同。同时命令手下立刻去找一份关于武神大赛的告示。不久,多奇卡杨的随从将大赛的告示找来,原来波庞王朝每年秋季都有比武盛会,而近几年因为频繁用兵,骑兵团需要大量骁勇善战的骑士,所以从两年前开始,增设春季的比武盛会,而春季的盛会不由皇室举办, 香港挂挂牌精选资料由皇室的个别亲王组织和承办, 白小姐精选一肖一码所以规模和影响仍然远不如每年的秋季盛会。承办大赛的亲王为了激励参与者的热情,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期期准所以将奖金设立的非常丰厚, 黄大仙一肖必中特资料本次大赛的头奖是一百二十万金盾的重奖,第二名是一百万金盾,第三名是九十万金盾,而且连入围赛的最后一名,第十名也有二十万金盾的奖金。比赛的规则是分小组赛,比赛的第一阶段,所有参赛者被划分到九十六个小组中,每个小组只能有一个优胜者出线。然后九十六个参赛着进入第二阶段的比赛,第二阶段划分成二十四个小组,同样每个小组只能有一个优胜者出线。然后二十四个优胜者进入第三个阶段的比赛,第三个阶段的比赛将不再和参赛对手比赛,而和大赛指定的特殊魔兽较量,能经受住第三阶段考验的优胜者进入决赛阶段,由所有参赛者按照循环赛的方式对抗,战胜一名对手得一分,最终按照得分排出优胜者的名次,而前十名可以得到丰厚的奖金。我看完后,沉默无语。“难道你没有兴趣吗?”多奇卡杨看到我冷淡的反应,奇怪的问道。“我当然感兴趣,但是问题是我拿不出骑士家族的证书啊。”我回答道。“难道你不是被皇室册封的骑士吗?”多奇卡杨问道。“我当然是,这个可笑的证书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拿到了,但是……”我险些冲动的把原因脱口说出,话已经说了一半,也不可能吞回去,只好继续说道,“我把它早给弄丢了。”“哦,是这样,其实也很简单。”多奇卡杨看着我吞吞吐吐的样子,笑着说道,“我的一个兄弟是京城最好的文书,很多骑士和爵士的证书都是他的工坊篆写的,而且在这个领域里,还存在着头衔交易的事实,我们可以帮你制作一个,应该说买一个完全合法的骑士头衔。”“哦,原来可以这样。”我欣喜的叫道,又有一丝疑虑,“那能把我的来历和家族塑造的非常正统,毫无破绽?”“能把你的过去塑造的就象新生的婴儿一样完美无暇。”多奇卡杨狡猾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对我小声说道,“不过,这是秘密,以后我们不认识您,您也不认识我们,至少公开的情况下是这样。”我诚挚的向这几位老人表达着谢意。为了制作家族证书和骑士证书,我要留下自己的指模和签名,随后我跟随多奇卡杨的一个兄弟来到了米氏文书社,米氏文书社是一个古老的庄严的建筑。在制作全套证书的时候,米氏文书社的主人怕我因为漫长的等待寂寞无聊,于是领我来到建筑顶楼的一层大房子里,指着堆积如山的各种卷轴和书籍,对我说“这里有很多古老的家族撰写的各种书籍,我们米氏家族世代经营这个文书社,每年都有很多古老的家族的卷轴需要翻新,所以我们要帮助他们制作很多副本,这里的这些东西就是几百年来我们家族帮助各个显赫的家族制作的卷轴的副本。”他边走边说,然后带着我走过一排一排的书架,停留在一个书架旁,“这个书架就是显赫的莱因哈特家族的卷轴,很多卷轴的内容出自他们勇敢的祖先,大地骑士莱因哈特之手。”他看见我很有兴趣的样子,拍拍我的肩膀,“这都是些残破的鹿皮,很少有人对它们感兴趣,我很高兴你喜欢,你在这里随便看看,我先去忙,你的东西做好了,我会叫人来通知你的。”“好的。”我点了点头,目光开始在书架上快速的搜索起来。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以后,我从堆满灰尘的书卷中抬起头,这些卷轴上全都描写的是每个骑士在他们一生的经历和回忆,于是我又移动了脚步,一个书架一个书架开始继续搜索着。直到我在一个书架上找到一卷破烂的羊皮卷轴,打开卷轴,用古体的小字写着:里德南尔男爵对黑魔法的研究,卷一。这些文字立刻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因为我也使用的是黑暗魔法,而且黑暗魔法的后遗症使我对它又爱又怕,所以开始贪婪的阅读下去。“……所有的魔法施用者都是用咒语来呼唤特殊的能力和能量,内幕资料所以自古以来,人们都以为是古怪拼凑的咒语有魔法的惊人力量,而不去考虑魔法力量的来源的本质……”“……而思索魔法力量来源的本质就是思索我们存在的世界的本质,我们存在的世界是我们能感觉到的,了解到的,而我们不能感觉到的,了解到的世界并不因为我们的无知而不存在,它们仍然存在……”“……所以,根据我的看法,魔法的施用者所崇拜的咒语只是一个力量之门的钥匙,而且打开这种力量之门的钥匙绝对不仅仅只有咒语这一种方式,所以在我们的世界中还存在着具有魔法力量的各种神奇的物品,如理查王的具有毁灭力量的裂天神剑,当然还有传言中的生命项链和隐身斗篷,这些物品都具有超越我们所感知的世界的无法解释的形态和能量,影响了这个世界,并且还能象咒语一样的让施用者使用它们……”“……于是我们从可怜的事实中知道了,咒语可以带来魔法力量,部分神器也可以带来魔法力量,而神器获得的魔法力量要比咒语稳定,咒语因为施用者的不同,显示的结果也大相径庭。从而我们思索一直被人们恐惧的黑暗魔法的可怕的对施用者反扑的邪恶力量,这种邪恶的力量来自何方?……”“……黑暗魔法的可怕的对施用者反扑的邪恶力量我认为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所有黑暗魔法其实都是咒语略有偏差和失误的呼唤魔法,因为上古传下的咒语的错误,而造成施用者本身受到伤害,而施用者逐渐将这些咒语集中称为黑暗魔法咒语。第二个可能是我们感知的世界可能是无数世界中的一个,而每个魔法咒语,就是每个钥匙所洞开的世界都不尽相同,有的世界的力量是温和的,容易控制的,而有的世界的力量的粗暴的,桀骜难驯的,而黑暗魔法的施用者可能咒语是正确的,本身受伤或者受诅咒是因为那个世界强大的力量无辜波及的,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也许我们认为的魔法力量是来自无数个不同的魔法世界……”“……继续的问题是,每个施用魔法的人都是借助于一把钥匙,尽管形态可能不一样,有的是神器,有的是咒语,但是一定要借助于一把钥匙,这就是我们通常看到的施用魔法的人,法师,牧师,修士和魔法战士。如果我们设想一下,谁能够不用念咒语,不借助神器,而达到随心所欲的使用魔法的力量,完全正确,那就是我们传说中的神……”“……神会不会是一个达到了这种境界的法师呢,当有一个法师能做到象眨眼一样平常随意的引发一场地震,象动一下手指一样简单的刮起一阵台风,而不需要借助任何咒语,任何神器,那他此时会不会就是我们传说中的神了呢?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是否就意味着这个法师的本身可以自由穿梭于强大的魔法力量之源的其他世界了呢?或者说,如果能先做到自由穿梭于强大的魔法力量之源的世界,就可以拥有神的力量呢?我穷其一生在研究自己的梦想,在最后,我可以脱离咒语而完成三级黑暗魔法和五级光明魔法,但是却再也无法取得进一步的成果,记录下我所有的经历和尝试,这是我的一个希望……”后面就密密麻麻写的全是各种魔法的详解和各种所谓的钥匙,同样的效果,既可以用咒语,也可以借助神器。我看了一半就已经感觉如梦初醒。我立刻在书架上仔细寻觅里德南尔男爵的所有卷轴,我翻阅了整个书架,终于找到了里德南尔男爵关于黑魔法探索的卷一,卷二,卷三,卷四,打开第四个卷轴,在结尾有里德南尔男爵的署名和日期,应该是结尾了。我正贪婪的阅读着里德南尔男爵的著作,突然听见书架外的走廊上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将四个羊皮卷轴卷成一团,捧在怀里,原来是米氏文书社的主人派来的随从告诉我已经大功告成。我跟随着随从来到米氏文书社的主人的房间,我没有等他说话,抢先说道,“请问,能将这四卷卷轴借给我阅读一下吗?里面讲述的东西正是我需要的。”米氏文书社的主人将我手中的卷轴拿起仔细看了看,我一脸期待的看着他。“没有想到你对宫廷的舞蹈历史这么有兴趣,呵呵。好啊,这种卷轴我们很多,每年我们都帮皇室复制很多,这四卷我们有多余的,送给你好了。”宫廷的舞蹈历史?我心中惊讶莫名,我低头翻开我的手中的卷轴,四个卷轴上都写着“塞巴斯笛安宫廷舞蹈史”,而四个卷轴分别是卷一,卷二,卷三,卷四,我看完几乎要昏厥,难道我拿错了卷轴,可我一直抓着它们没有离手啊。我恍惚的接过米氏文书社的主人帮我制作的家族证书和骑士证书,另一只手捧着四个宫廷舞蹈史的羊皮卷轴,在米氏文书社的主人的随从陪同下走出了米氏文书社。阿力克在门口已经等的太久了,看见我出来,嗷嗷的对我高声啡叫着,我不敢相信的又把宫廷舞蹈卷轴打开,奇怪,里德南尔男爵对黑魔法的研究的小字再次出现了,清晰可见,宫廷舞蹈的字样踪影全无,魔法,这就是魔法,我在心中狂喜的大叫着,带着阿力克离开了。我自己独自住在京城里的旅店里,稍后,多奇卡杨派人送来了一匹漂亮的白马,听说这是匹纯种的雪里青鬃兽,这种马耐力好,身材高大出众。同时也送来了一副特制的盔甲,盔甲是用两层白蟒皮缝制,中间夹带着精钢薄片,比较奇特的是,整副盔甲一片雪白,上面专门请画技高超的工匠画了六只色彩斑斓的金钱豹子,我一看大惊失色,真是怕什么他们画什么,等把盔甲全部展开,我才稍微有点放心,原来头盔部分是特制的面罩式的封闭头盔,只能露出一双眼睛。这套软甲的确是价值不菲,估计至少也要几千个金盾,可能是多奇卡杨对我比赛的结果寄以厚望呢。晚上,我继续拜读那卷奇特的羊皮卷轴,里德南尔男爵把魔法分为黑暗魔法,光明魔法,自然魔法,专精于黑暗魔法的男爵把黑暗魔法分为十九个等级,这使我大开眼界,而我以前经常使用的用咒语呼唤的魔法都属于初级黑暗魔法和二级黑暗魔法。我在里德南尔男爵的羊皮卷轴中读到了关于魔法刀光系列的说明,在有基础的前提下,几乎可以凭借意念不用咒语而使用直线攻击的星月骑士刀光了,而能同时横向攻击左前方,正面,右前方,右方的半月骑士刀光也偶尔在不使用咒语的情况下出现了一次,而且对血魔刀的本身的魔法攻击力又有更加深刻的理解。但是,同时攻击八个方向,而且攻击面积最大的最常用的近身格斗刀法满月骑士刀光在无咒语呼唤的时候却还不能掌握。而翻看里德南尔男爵的文章中,还提到了很多诸如呼唤火焰精灵的星火骑士刀光、呼唤冰雪精灵的冰封骑士刀光和呼唤雷电伤害的咆哮骑士刀光等等。我同时从羊皮卷轴中学习了光明魔法中的近身格斗技巧,有一招护甲解体简直妙不可言,如果近战中击中对手,成功使用此战技,可以一击粉碎对手身上的铠甲,于是我尽力的熟悉着这些魔法,我选择的是现在有能力掌握的,现阶段可以不用咒语,仅仅凭借意念而使用的魔法。最后翻开米氏文书社的主人帮我制作的家族证书和骑士证书,名字还叫天藏,不过是唐·塞巴斯提安·天藏,年龄二十五岁,属于一个位于亚平宁大陆西北端叫克劳的小镇,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封地有数代的历史,唯一保持的仅仅是一个子爵的贵族头衔,而我的骑士证书也是从一个附属小国的郡主五年前颁发的,我的骑士证书上标明我是一个喜欢游历的游侠骑士,仅仅拥有骑士的最基本的称号,游骑兵。游骑兵天藏,唐·塞巴斯提安·天藏。第二天清晨,我就牵着马,带着阿力克走进了已经开赛三天的大比武场,多奇卡杨早已经安排人帮我报了名,我被安排在第一阶段比赛的第八十七组,估计是下午才会轮到我出场,我就在参赛选手专用的马栏系好了青鬃兽,带着阿力克来到了椭圆形的赛场。椭圆形赛场狭窄的地方都有数百米宽,巨大赛场的周围是一道数米宽,数米深的巨大水渠,水渠外面是数十米高的垂直的光滑墙壁,墙壁的上端是钢铁打造的栅栏,在栅栏后面才是一层高过一层的观众席,在观众席的正北面是一个宽阔的平台,顶上覆盖着黄色的棚子以遮挡阳光,这就是皇室和尊贵的客人观赏比赛的地方。我穿着一件土黄色的长袍子,遮住了里面的软甲和血魔刀,牵着阿力克坐在看台中,看台已经人山人海,但是我们立刻就找到了位置,人们看见雄壮凶狠的阿力克都纷纷躲向两旁,我在一个后面已经没有位置的角落里独自坐了下来。赛场中正在举行第七十五组的比赛,按照比赛日程,今日就要结束第一阶段的比赛,也就是说,今天还要进行二十一组的比赛。第七十五组比赛已经结束,一位身材魁梧的骑士获得了出线权,比赛场稍做清理之后,一位身披兰色长袍骑在一匹黑白斑点的坐骑的骑士先从一扇拱门中走出来,斑点马走过水渠上面的吊桥,孤独的立在赛场上。“第七十六组比赛,首先出场的是约·费舍尔男爵,挑战者是龙骑兵里齐·亨德利”大会的主持者用嘹亮的嗓音大声宣布着,观众席上出现了一些嘈杂声,而费舍尔男爵仍然用长袍的头罩遮着面孔,孤独地站在空旷的赛场中。良久,大赛主持者的声音又响起来,“龙骑兵里齐·亨德利表示弃权,约·费舍尔男爵获得胜利。下一个挑战者是雷·罗姆尼子爵。”赛场中又是继续的沈静,观众席上的嘈杂继续再沸腾。“雷·罗姆尼子爵表示弃权,约·费舍尔男爵获得胜利,下一个挑战者是游骑兵鲁·雷金纳德。”令人惊讶的是,居然有七个参赛者连续表示弃权,观众席上的嘈杂几乎要演变成一阵风暴了。在我前方有两个贵族打扮的先生在大声的交谈着。“费舍尔男爵是有名的魔法师,怎么也参加起武神大赛了。”“费舍尔男爵有魔法骑士的头衔,所以可以参加比赛,去年开始,很多魔法师都开始参加武神大赛了,可能是魔法学院的薪水不够花了。”“是啊,去年春季大赛也有十几个魔法学院的法师参加比赛,结果有六个人进入了前十名。”“听说今年也有十多个魔法师参加比赛了,昨天那个一见面就烧死了一个龙骑兵的里斯听说就是费舍尔男爵的师弟。”“难怪现在没有人敢和费舍尔男爵较量了。”“哈,有人敢和费舍尔男爵较量了,快看,有人出场了。”旁边又有人惊叫道。“挑战者龙骑兵马龙·曼福雷德。”随着主持者嘹亮的声音,一身绿色盔甲,兰色披风的骑士跃马而出。赛场两边出现了一匹费舍尔男爵的黑白色斑点马,另一边是一团火红的龙骑兵的战马,龙骑兵的武器是一枝寒光逼人的长矛,在比赛的钟声清脆的敲响后,整个比赛场突然变的寂静起来,只听见马匹的喘气声,龙骑兵一拉缰绳,火红马一声长嘶,踩着湍急的马蹄向仍然矗立不动的费舍尔男爵冲去。龙骑兵的长矛慢慢从空中指向前方,整个身体前倾几乎贴在马上,而费舍尔男爵仍然隐藏在一身的兰色长袍中,只有斑点马略有点烦躁的在地上敲动着马蹄。在龙骑兵已经到达费舍尔男爵马前十几米的位置,很多观众席上的人都捂住了几乎要惊叫的嘴,费舍尔男爵扬起了右手,一束彩色的火星飞速的围绕着费舍尔男爵旋转了一圈,然后落在费舍尔男爵斑点马的四周。斑点马四周的土地立刻发出呕呕的喊声,原来坚实的泥土立刻涌现出现了无数人的形状,一块人形的泥土一把将龙骑兵从奔驰的火红马拉了下来,而此时,费舍尔男爵的左手爆出一个火球,直飞向已经被泥土束缚的龙骑兵,只听见一声爆炸的轰鸣伴随着惨叫。赛场中费舍尔男爵依然固我的矗立在原地,仿佛根本没有动过。不远处,龙骑兵盔甲已经炸的支离破碎,过了许久,躺在地上的龙骑兵的一条腿开始抽搐,挣扎着抬起头,两只胳膊用力支撑着地面,企图支撑起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

  体彩排列三第2020068期奖号为:410。和值为:5,跨度为:4。

,,香港马会内部资料


Powered by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