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第二章燃烧的炭火(3/25)
浏览:96 发布日期:2020-05-29
酒吧的阁楼上,阿力克懒洋洋的横躺在我的脚边,面前放置着一张低矮的木桌,上面有一个酒壶和两个酒杯。天刑坐在桌子的对面的软鹿皮垫上,沉默了很久,终于他先说话,“我们都变化很大。”“人总是要变的。”我心中坎坷不安的在揣测他的来意。“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寻找你。”他给自己倒了杯酒,慢慢地举到嘴边。“找我做什么,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我冷淡的答道。“嗨……”天刑长叹一声,“我看到这个地方,再看见你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我继续沉默着,我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我的,而且我最担心的是他知道了我在福陵兰做的事情,居然给一个波庞王朝的郡主当了走狗,他如果知道了一定会立刻和我翻脸,甚至会和我刀兵相见。“我们这几年仍然在继续对抗波庞王朝,虽然规模和影响已经不能和我们那个时候同日而语,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天刑继续说道。“我们?”我问道。“是的,现在只剩下几十个同生共死的弟兄了。他们也在附近,为了不引起人们注意,他们在离这十几里山林外休息。”天刑的话语又打开我已经尘封的记忆,我刻意的在忘却和逃避的过去,又象一本被翻动的书,一页页展现在我脑海中。我现在只能肤浅的想象他们的境遇,正如同我们几年前一同做的一样,一群懵懂未知的血性男儿,因为骑士的荣誉和理想,拒绝对手无寸铁的村民开战,而揭竿而起,最后聚集数万名勇敢的热血骑士与强大的波庞王朝正面对抗,但是结果却是,最勇敢的最先倒下,荣誉和理想却在瞬间被腥风血雨的强大武力所击溃。特别是在我们溃逃的时候,一路上却被我们想保护和为之战斗的无知的村民举报和围堵,如同丧家之犬一样流离失所,饥寒交迫和明枪暗箭同时摧残着我们的意志和躯体,虽然在那次对波庞王朝的叛乱中,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和自己生命的责任以及一个骑士一直追求的荣誉,但是,我却失去了很多其他的东西,我变成了一个孤独者,喜欢的朋友,瞬间失去,喜欢的东西,不能拥有,渴望的生活,几乎成为不可能。从此以后,这个世界就颠倒了,你厌恶的,确实存在,你希望的,遥不可及,我在自己憎恨的不平等的世界中苟延残喘,因为它的强大,至高无上的王权,为了自己卑微的生命,仅能乞怜求存,越坚强就越痛苦,越清醒就越被它无情的刀锋伤害的越深。特别是,面对两个最强大的敌人,一个是社会中存在的自己极度不满的现实,另一个是无时不在的侵蚀自己内心崇高理想的自私,它会在每次受伤后使自己产生疑惑,开始衡量自己的得失,开始怀疑自己的作为,开始用最世俗的眼光评价自己的价值。我被自己充满自私的内心彻底的摧毁了,甚至开始憎恨以前为之奋斗和保护的人们,我贡献了我所有可怜的力量,可是最后却被他们无情践踏成一个一无所有的贱民,一个几乎要靠乞讨他们的施舍才能苟活的可怜虫。而他们面对剥削他们的,欺骗他们的,玩弄他们的,伤害他们的无情的主子,亚平宁大陆的统治者,拥有绝对王权的波庞王朝,摇尾奉承,极尽所能。在几年前,有一次为了抗拒波庞王朝执行沉重的人头税和土地税,我们和克尼克丝郡的农民签署联盟协议,一起对抗波庞王朝,在我们正和波庞王朝的骑士团鏖战之际,克尼克丝郡的农民却以得到了波庞王朝的特赦以及免税五年为理由,强行中断和我们的同盟关系,拒绝给我们提供食物、马匹以及容身之处,并且声称,他们从来没有准备反抗过强大的波庞王朝,我们在前狼后虎的内忧外患面前几乎全军覆没,最后落的仓皇逃窜的下场。而克尼克丝郡的农民随后也受到清剿,有接近数十万克尼克丝郡人被吊死在各个广场的中央,克尼克丝郡所有的大道两旁挂满了我们骑士团的头颅和随后被清剿的农民的头颅。每到深夜,荒野中阴冷怨恨的哀鸣此起彼伏。而经过清理以后的克尼克丝郡,却成为了波庞王朝未来数年中治安和税务上缴最优秀的邦郡之一。我曾经痛恨,世间居然还有如此不知好歹的人,如此容易无条件妥协的人,如此被愚弄不知道反抗的人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如此畏惧强权只敢欺凌弱小的人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如此自私而目光短浅的人。当然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滋长我自私之心,萌生倦意的还有历史上最出名的十二月清教徒事件,清教徒是亚平宁大陆上一个由一个具有伟大胸怀的修女开创的教派,她的名字很奇特,就一个字:尘。她宣扬人们珍惜自我,如果每个人能做到珍惜自我,则世界会脱离痛苦和灾难。每个入教的会友都先做到自省其身,爱教如己。而清教最盛行的叶赫娜娜郡在当时居然做到了夜不闭户,而且盗贼和妓女几乎已经绝迹,这可是在世道最乱的被称为波庞王朝的大动乱时代,这个时代,大部分农民失去土地,而大量贵族又穷兵黩武,而且还有我们黑暗骑士团的叛乱,而叶赫娜娜郡的清教徒简直成为一个神话被流传到四方。如同在污秽的池塘中流进了一股清澈的溪流,清教徒在短短的数年时间感化了不计其数的民众,并且给所有灾难中的人们一丝希望,在一切都和平的气氛下,尘的影响在民众的心中仿佛超过了显赫的王权。但是,大动乱时代最黑暗的时期来临了,波庞王朝中掌握重权的几个亲王策划了臭名招着的九月事件,他们先秘密在充满了邪恶阴森之气的毒龙山谷模仿清教徒圣地的样子布置了场景,并且在圣地中残忍的留下了几具婴孩的尸体,然后秘密绑架了清教徒的精神领袖尘,并且以一个邪恶组织的名义敲诈清教徒的高级领袖,索取了一笔惊人的巨款,并且要求在毒龙山谷用巨款交换他们的精神领袖尘。对于波庞王朝倾一国之力的尽心布置,这个圈套不能不说完美,而且波庞王朝的十几个具有巨大自然魔法力量的护国法师和无可匹敌的帝国骑兵团都倾巢而出,结果自然是不难推测的。亚平宁大陆立刻被一个被精心布置的谎言所掩盖,清教徒是一个崇拜魔鬼奥格里马的邪恶宗教,它们以屠杀幼婴而企图换取永生,而且他们聚敛钱财,在毒龙山谷清教徒的圣地发现数额巨大的黄金。毒龙山谷的陷阱几乎将清教徒的所有首脑一网打尽,在随后的血腥和漫长的两个月,十月和十一月,整个亚平宁大陆无数的清教徒在隔离和消息封闭的情况下被屠杀,一个一个善良的生命之火孤独的,无声无息的泯灭了。直到这一年的十二月,认为已经将清教徒彻底铲除的波庞王朝的统治者,具有天才表演艺术才能的莫林家族的第七代王孙,查·里奥尔多·莫林,豪气十足的宣布将在克伦威尔大广场上当众砍下邪教领袖修女尘的头,以警示她的同类,在辽阔的亚平宁大陆上只有一个至高无上的统治者,那就是拥有无上王权的莫林,其他任何无论企图在形式上还是精神上挑战这种权力的人,都将得到同样的下场。黑暗骑士团当时正在南方艰难的逃窜和作战,在听闻这个消息以后,我们十二个骑士首领经过商量,决定派我和天刑单身北上,企图和清教徒取得联系。在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到达皇城的时候,皇城已经完全失控,原来执行处决修女尘的决定彻底的摧毁整个亚平宁大陆所有清教徒的最后的理智,不计其数的清教徒从亚平宁大陆的每个角落或步行,或骑马,或乘着牛车,都赶到了帝国的都城。在行刑的那天,克伦威尔大广场被几十万清教徒淹没了,波庞王朝的统治者调集了皇城全部的骑兵队才和清教徒势均力敌,双方僵持在克伦威尔大广场上。当我们到达皇城的时候,几乎毫无阻碍,当我们已经冲进克伦威尔大广场的时候,一道惨无人道的命令被执行了,波庞王朝从邻郡急调的十五个骑兵团到达了,而已经被局势吓的全无主张的统治者莫林接受了撒帝亲王的一个建议,调来了六个野战炮队,从克伦威尔大广场的东面直接射杀和轰击广场上所有的清教徒和皇家骑兵。这可能是有历史记录以来,最残忍的一次屠杀,广场中的惨叫声和血肉横飞的景象使人置身于地狱,炮火的轰鸣声和硝烟覆盖了半个皇城。在一片地狱般的哀号声中,有一个清脆的圣歌开始从广场中央响起,开始的时候,在炮火的巨大轰鸣声中几乎遥不可闻,逐渐的越来越响亮,她的声音使正面临痛苦的人们忘记了死亡,忘记了愤怒,忘记了眼前的仇恨,我们惊讶的看见,在人群中,巨大的铁笼中,设立着一个断头台,被指控为邪恶的精神领袖,修女尘正在虔诚地吟唱,而环绕在她周围的清教徒们,无视周围的铁蹄和炮火,忘我的在死亡的威胁中伫立着,跟随着她的轻吟一同在吟唱。宗教的崇拜立刻演化成一股强大的风暴一样的浪潮,整个广场除了少数的杂音以外,除了马蹄声和马嘶声以外,除了显的非常无能而又脆弱的隆隆炮声之外,只有这宗教的圣歌能穿透黑暗,深入在场的每个人的灵魂。正如同禽兽和人的区别一样, 香港赛马会精选资料大全能感动我们的虔诚却对波旁王朝的刽子手们毫无作用, 香港挂挂牌精选资料广场的东面炮火更加的密集, 白小姐精选一肖一码而且我们发现在炮队后面出现了大量的冲锋骑兵,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期期准在炮火蹂躏以后,广场中的手无寸铁的人们将面临更血腥的屠杀。炮火稍做停息,立刻从广场的东面涌出无数的重装骑兵,踏着春雷一样沉重的马蹄声向广场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扑来。一片洁白的清教徒,他们用目光平静地注视着铁蹄。周围清教徒的歌声渐渐微弱,最后终于消失了。这就是历史上的十二月清教徒事件,它的结束意味着良知和希望在亚平宁大陆上熄灭了,而且因为检举和揭发,屠杀清教徒事件一直持续了数年之久。在这样的背景下,黑暗骑士团,一个企图以武力抗争波庞王朝的黑暗骑士叛乱也如海中的一朵浪花,扬起泡沫,紧接着消失了。波庞王朝有神的力量,蛇蝎的心肠,而做它臣民的,勇敢者和善良者都已经变成了尘埃,苟活着的也变成碌碌无为的健忘者,唯有自私者、卑鄙者、阴毒者才能在这样的土壤中继续萌芽,生长,开花,结果。我几乎忘记了手中端着的酒杯,面前坐着的天刑,我将杯子放在桌上,说道,“我已经发现自己什么也改变不了,我现在已经只为自己而活,为自己消灭阻挡我的敌人,再不会为任何其他人而卖命了。”“卖命?哎……”天刑仰头喝下杯中的酒,“的确,我们已经走在不同的路上了,我也不多说了。再喝两杯酒,我就告辞了。”我仍然沉默着,曾经沸腾的血液在我心中已经凝固了,那段逃亡的日子中,所有闻所未闻的,和无法想象的挫折和艰难已经彻底摧毁了我的理想。也许有人会说,这算什么,很多人经历的比你更凄惨,更令人无法想象,更如何如何,但是,说这话的人可曾注意到,很多人走到这一步是他们无法预知和无法选择的,而我是可以选择的,有一天我认为我付出这一切而保护的人们并不值得我这样做的时候,我重新选择了,既然做牧羊犬被这些无知的羔羊们嘲笑是条狗,那我就做一条狼。象来的一样突然,天刑离开了云雾山林。而我告诉帮我照料酒吧的炎舞和君宁,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就带着阿力克向南方福陵兰郡出发了。※※※※※从云雾山林出发两天后,来到了丘陵地带,在我们走到一片茂密的丛林面前,阿力克喉咙间突然发出低低的沈闷的呼呼声,前爪烦躁的抓着地面,并且项上的棕毛突然乍起,背上的毛发也全都竖立起来,后腿直立,整个前躯慢慢压低,仿佛面前的丛林中埋伏着猛兽一样。我立刻警觉的抽出了血魔刀,牵着战马的缰绳小心的观察着四周,奇怪的是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而阿力克仍然丝毫不放松的对着前方衅衅的低吼着,穿过茂密的丛林,隐约传来巨大的飞翔的声音,良久以后,阿力克才恢复了常态。在穿越丛林的整个下午,这种异常的情况又出现过一次,阿力克再次对着空无一物的丛林露出匕首一样的利齿,低声的威胁着黑暗中它认为的危险。在星星从夜空中出现的时候,我在靠近丛林的边缘的溪水边遇到一个小型的商队,他们是从福陵兰出发的,准备到北方的城镇去,因为天色已晚,准备在此地露营,我们彼此打了招呼,然后又各自忙碌去了。这个丛林的夜晚就象云雾山林一样静谧,深夜我突然被惊叫声和马嘶声惊醒,我拿着血魔刀走出帐篷,阿力克已经警觉的立在战马旁。而对面不远处,本来是那个商队露营的地方被一片火光所代替,有几匹惊马在四散奔逃,一个傍晚遇到的商人惊慌的冲我跑过来,口里大喊着“一头龙,喷火的龙!”在这个可怜的人身后,熊熊燃烧的火焰猛然被一阵狂风吹的几乎要熄灭,凌空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巨大的双翼扑打着狂风迎面扑来。“魔龙!阿力克快跑!”我回身跳上马背,一拉缰绳,一边大声喊着阿力克的名字,一边落荒而逃。我紧贴在马背上,冲进茂密的丛林深处,阿力克敏捷的跟在战马的旁边,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在布满了青藤和粗大树根的丛林中轻松自如的跳跃着。急驰的战马突然在原地不停的疯癫一样狂尥蹶子,然后止住前蹄,后蹄扬起,将我凌空从马头甩向前方,然后接着嘶叫着发疯一样的消失在树丛中。我在空中一个翻滚,右手的血龙矛在地上一撑,稳稳的落在地上。这时,身后的树林里传来呼哧呼哧的巨大扑翅声,我迎着背后呼啸而来的风声用血龙矛一搁,同时侧身闪过一旁,只听见“喀嚓”一声巨响,一棵被凌空扔过来的树干被血龙矛打成两段,而我的右手的虎口剧痛,整个右臂几乎被震的失去知觉。一头接近六米高的魔龙出现在我面前。它一双展开的直径达十几米的翅膀正扫荡着我四周的树林,一棵棵巨树被连根拔起,它有着闪烁着蜥蜴皮一样的青紫色光芒的外表,象蛇一样的细长的脖颈,曼鱼一样扭曲灵活的尾巴,犀牛一样的躯干,两只巨大的犄角长在头上,一对血红的眼睛,可是瞳孔却如同针眼一样细小的镶嵌在中央,此时这双怪眼正上下打量着我。周围的树木都被它的巨翅给打断了,在丛林中,出现了一大片空地,空地的中央是我,阿力克和这条青紫色的蜥蜴龙。它长着极其粗壮的四个利爪,背上巨大的双翅扇动着,看着我用血龙矛指着它可能比较滑稽,它用一只后爪开始玩弄我。从高空中一次一次的飞扑向我,又重新再飞起来,就象一只猫在玩弄掌中的耗子。我敏捷的躲避着它的利爪从空中的袭击,同时用血龙矛闪电一样的避开它利爪的保护,企图刺向它的腹部。可是它的利爪比我的血龙矛还要长,根本无法攻击到它。阿力克一直伏在离我不远处面对空中的青龙低声的怒吼。在青龙再次扑向我的时候,我用左手刺出了血龙矛,同时右手抽出了血魔刀,在它一次扑空,同时也躲闪过我的长矛的冲刺以后,准备再次腾飞的时候,我双手持刀,一个魔法咒语,同时双脚踏地腾身而起,双臂抡成满月,扬臂,挥刀,劈杀,一声大喝,一个漂亮的星月骑士刀光迸现而出,刀光从血魔刀开始蔓延,从地面向空中弧形拉出一道靓丽的的寒光,范围有数十米之远,只听见“扑嚓”一阵爆裂之声,空中立刻血雨满天,猩红的血水瞬间洒满了整个视野。青龙的腹部中刀,一条深至见骨的创伤立刻爆炸性的喷射出无数血浆,同时受伤的还有攻击我的一只利爪。恶龙在空中一声哀吼,扬头从高空中对着地面张开血盆大口,“吼……”一团黑红色的的火焰激烈翻滚着铺天盖地而来。“啊……呜……”我感觉身后有人用力将我撞向一边,我被剧烈撞击的腾空而,远远的被推出了火焰攻击的范围,我在空中回头看见,原来推我的是一直伏在地上的阿力克,而阿力克和周围数十平方米的范围立刻淹没在滚滚火海之中。“阿力克!”我失声惨叫道。“呕……呜……”从熊熊的火海中传来一声怒吼,火焰突然被巨大的狂风吹向四面,从火海中传来猛烈的扑腾之声,仿佛一对巨大的翅膀在里面用力扇动。瞬间,在耀眼的火光中,一头体型尚小的黑龙振翅而起,径直扑向在空中受伤的青色魔龙。“阿力克!”我惊讶的叫道。此时两条龙已经在空中撕咬在一起,阿力克变身成的黑龙明显体型太小,已经被那条青龙咬伤了左翅,但是它凶狠又顽强的向青龙的喉颈不停的进攻,但是因为翅膀受伤,明显处于下风。此时地面的火势已经消退,我大喊着阿力克,让他将青龙引到靠近我的位置,阿力克果然明白了我的意思,在翻腾撕咬中,不断的将青龙引向靠近我的位置,而青龙也可能明白它的意图,总在距离我比较远的高空中和它撕咬,稍微靠近地面就又腾空而起。在双方激烈的抗衡的时候,阿力克一不小心,被青龙一口咬住了一只前爪,阿力克惨叫着企图挣扎,想振翅逃开,可是青龙死死咬住不放,我在地面上握着血魔刀,心急如焚的等待着出刀的机会,目睹阿力克的惨状不禁心如刀搅。阿力克挣扎了几次都无法挣脱,结果反口对着青龙近距离喷出了黑红色的火焰,火焰对青龙的表皮毫无损伤,但是青龙腹部的伤口在火焰的炙烧下也使青龙正在忍受巨大的疼痛,阿力克乘机一口咬住了青龙的喉颈,两条魔龙从空中立刻向地面急坠。我看准机会,双手持刀,口中念着黑暗魔法的咒语,扬臂,挥刀,劈杀,一个漂亮的星月骑士刀光再次迸现而出,从地面向空中弧形拉出一道靓丽的的寒光准确无误的切进青龙的腹部,直接撕开蜥蜴一样的表皮,刺进青龙的身体深处。青龙一声撕心裂胆的哀号,将阿力克的前爪松开,从半空中摔落在地面上,整个大地都传来沉重的震撼,它仍然企图站立起来。“阿立克,快躲开。”我大吼着。同时口中不停的念着黑暗魔法的咒语,竭尽全力的飞速重复着扬臂,挥刀,劈杀,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夹带着死亡的星月骑士刀光,半月骑士刀光,满月骑士刀光从上下左右,东南西北各个方向,各个角度,从血魔刀的刀刃处爆炸着破坏之神的威力,血红色的终极魔法刀光偶然从平常的寒光中闪现出来,血魔刀也在发挥着它最强的魔法攻击力,最后一个和地面平行,仿佛在丛林中展现天空的满月的刀光平滑的被施展以后,数十平方米的空地上所有的树木都被拦腰切断。我疲倦的几乎无法站立,只觉得两条腿发软,终于无力的跪在地上,面前青龙已经被杀死,粗大的脖颈上有十几条深刻入骨的刀痕,顺着阿力克的牙印汩汩的冒着血。巨大的青龙头颅半栽在黑红色的淤泥中,血红的眼睛失神的瞪着我。我转头去看不远处的阿力克,它现在是一头两米多大的小黑龙,象平时一样趴在地上喘着气,虽然已经是一条龙,但是怎么看都还是象一条狗。我开始为使用黑暗魔法而担心将要来临的惩罚,这次又将是什么,我恐惧的在黑夜中焦虑不安的等待着。在清晨的鸟鸣声再次响起的时候,阿力克又恢复成一条黑白色花纹的猛犬,而我大量使用黑暗魔法的后遗症仍然没有显示出来,在我复杂的心情中,我们又踏上新的旅途。我和阿力克到达福陵兰的银龙城堡是一个清晨,城堡四周的村子传来清晨的钟声,我静静的进入了城堡,有使女通知了褐色头发的埃嘉莎,令我颇为意外的是,不一会儿,使女出来告诉我,公主殿下在休息,公主殿下吩咐先领我去客房休息。我沉浸在这凉的几乎有点刺骨的清晨的空气中,和阿力克来到了一间明亮宽阔的客房,当阳光已经从客房的窗户照耀进房间,埃嘉莎穿着墨绿色的套装出现在我的面前。她还是那样漂亮,但是却给人感觉仿佛有点冷淡,怎么说呢,仿佛象一座大理石的雕塑一样的感觉,冷冷的,可望不可及。她静静的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长时间的沉默着,我感觉自己心里有一把小小的银质小刀,就象这些贵族的女孩子们经常用来裁纸的那种玩物一样的小刀,轻轻的来回锯着,我首次对这个小小的褐色头发的埃嘉莎开始产生一丝畏惧,她就象夏天的天气,不久前还是晴朗一片,如今却又布满阴云。“嗨……”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一声长叹。“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吗?”我试探的问道。“和你在云雾山林的日子真开心,如果天天象那样就好了。”她继续说道。“我在这里很不开心,所有人只知道海杜克,不知道我,我仿佛是多余的。我在这里显的好没有用,谁也不在意我的感觉,在云雾山林就不一样,我好不开心啊。”“这并不困难啊,你可以和我回云雾山林。”我回答道。“真的吗?你敢带我走吗?”她问道。“有什么不敢呢。但是一定和你父亲说清楚。”我答道。“我不敢和我父亲说这事情。”她答道。“那由我来说。”我说道。“你来说?你敢和我父亲说这种事情?”她惊讶的表情终于使大理石一样的雕塑重新恢复生机。“你同意,我就敢说。”“不行……”褐色头发的埃嘉莎想了想,又慢慢的摇头,“不行,如果你和我父亲说这种话,他一定会骂你,会质问你凭什么敢这样对他说话,凭什么有带走我的想法,甚至会侮辱你的。”我也明白埃嘉说的有道理,想做一件事情,和能做一件事情有很大区别,我也明白我可能会受的责骂和侮辱。“我不会在意的,我保证不会生气的,不管你父亲对我说什么,试一下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我回答道。“你知道吗?我在这个家族里面,大家都当我是扫把星,是给大家带来灾难的讨厌鬼。”褐色头发的埃嘉莎轻声哽咽的说道。“怎么会这样呢?不会的。”我安慰道,同时回想起之前的家族聚会上,的确他们家族的人很少和埃嘉说话,真是奇怪的现象。“是真的,我一直在闯祸,而且去年我闯了一场大祸,连累了家族所有的人。”埃嘉继续说道。我耐心的倾听着。“在我们福陵兰郡有些被父亲规划为禁区的地方,包括上次你们清剿叛乱的山区南面的人迹罕致的沼泽,还有银龙城堡西南面的秀丽山峦,因为在秀丽山峦中有个著名的温泉胜地,而且盛产金刚钻,但是自从很多年前秀丽山峦的矿洞被一个黑暗法师诅咒以后,所有去秀丽山峦的人都很少生还。”“父亲认为这些地方都很邪恶,所以禁止靠近,去年父亲去皇城的时候,邻郡有几个朋友来找我一同游玩。”“因为以前秀丽山峦的温泉远近闻名,有人提议去秀丽山峦,我开始不同意,后来他们说带上福陵兰郡的护卫骑士团护驾肯定没有问题,我认为主意不错,于是就私自调动了福陵兰郡的护卫骑士团五百多名蓝勋龙骑兵为我们护驾,一起去秀丽山峦游玩。”“结果……”虽然是阳光明媚的白天,可是埃嘉却浑身颤抖起来,“我们是清晨去的秀丽山峦,准备下午就回到城堡,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们一进入秀丽山峦,才走了几里路,天居然就黑了……”我搂住浑身剧烈颤抖的埃嘉,她牙齿开始打战,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肩膀。“我们被困在黑暗中,周围不断有人受伤,护卫骑士团根本看不到敌人。”埃嘉说道,“最后护卫骑士团紧紧的把我们包围在中间,我们就听见周围的蓝勋龙骑兵一声声的惨叫,最后是护卫骑士团的团长,从黑暗中找到了方位,原路一步一步带领我们退出了那个可怕的地方。”“退出秀丽山峦以后,天亮了,时间仍然还是清晨左右,结果发生了更难以想象的事情,护卫骑士团的团长突然脸色大变,举起长矛攻击我和我的客人,他象发疯一样,把阻挡他的部下杀了十几个,而且当场刺死了邻郡麦克劳德伯爵的唯一的儿子,伯爵的继承人,还将邻郡富尔顿公爵的儿子刺成重伤,现在成了下肢瘫痪的残废。”“自从我们那次进入秀丽山峦以后,福陵兰郡各地都经常有怪异的事情发生,父亲的一个朋友,一个年纪非常老的的巫师说,秀丽山峦的幽灵可能已经不再受秀丽山峦封印的限制了。”“从这件可怕的事情发生后,麦克劳德伯爵和富尔顿公爵发誓要向所有福陵兰家族的子裔报复,并且听说他们都立下了可怕的毒誓,所以家族里的人都认为一切祸端皆因我而起。”埃嘉说到这里,已经哭成一个泪人儿。“特别是父亲,我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哭过,有天晚上我去给母亲送燕窝粥,听见父亲对着母亲哭着说,这次埃嘉闯下了塌天的大祸了。父亲怕我压力大,一直瞒着我呢。”听到这里,我这才明白为什么福陵兰家族的人不太和埃嘉说话,为什么她在这里如此不开心,该如何是好,我左右为难。在当天晚餐以后,我寻找到一个单独和福陵兰郡主相处的机会,我谦卑的提出对他女儿的好感,并且略略提到了和埃嘉去云雾山林的想法。福陵兰郡主听完没有任何反应,过了一会儿,挥了挥手,站起来,在几乎要离开房间的时候,回头对我说道,“我会和埃嘉谈这件事情的,你先去休息吧。”然后离开了。过了几天,埃嘉和她的母亲在晚餐后请我留在宽大的会客厅一起围着温暖的壁炉品尝水果,埃嘉小声的对我说道,“母亲希望你能留下来,父亲会给你提供一个独立的城堡给你居住,你可以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们也可以在一起。”我听完后,注视着熊熊燃烧的炭火,看着黑色的木炭在通红以后一段一段变成灰烬,我的脚踩着和云雾山林酒吧不同的地毯,眼睛的余光扫视着房间里的装饰,很长时间以后,我回答道,“好啊,我留下来。”埃嘉和福陵兰郡主夫人露出喜悦的笑容,在我离开宽大的会客厅,通过城堡的空中长廊时,还能听见埃嘉欢快的笑声,只要她高兴就好,至少以后在这里,我会觉得她比海杜克重要。

  世界排名第14的约翰娜·孔塔在最近几周成为第二位在休赛期间发布自己播客的WTA选手。Konta推出了Johanna Konta播客,在Spotify上播出,它的目标是成为“放松的一剂药”——放松和灵感的结合,来帮助更多的人在疫情期间放松自己。

  原标题:首次发现!新冠病毒可能还潜伏在精液中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


Powered by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